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花落两生拾》花落两生拾小说 第八章:遇见 花落两生拾虐文

《花落两生拾》花落两生拾小说 第八章:遇见 花落两生拾虐文

发布时间:2020-06-14 20:04:0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时枘 状态:已完结

《花落两生拾》作者:时枘,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夏深,任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夜在辗转反侧中度过。 凤凰街午夜“妖姬酒吧”里才刚刚热闹起来。 “然哥你都好几天没来我这儿了,最近可是逍遥的很?”戈蓝依旧把头

花落两生拾

推荐指数:10分

《花落两生拾》在线阅读

《花落两生拾》 免费试读


一夜在辗转反侧中度过。

凤凰街午夜“妖姬酒吧”里才刚刚热闹起来。

“然哥你都好几天没来我这儿了,最近可是逍遥的很?”戈蓝依旧把头发拢在脑后,把酒杯放到任然面前他也坐在了沙发上,沙发因为他的重量往下陷去,白色的衬衫被他挽到手肘,抬起白皙的手他随手捏了颗葡萄丢进嘴里,饱满多汁。

“你猜啊。”

任然端起酒杯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也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好心情,他慵懒的靠在沙发垫上小口抿着嘴唇。

“还用我猜吗?看你那春风得意的样子。”戈蓝毫不忌讳的对任然说道。倘若是别人用这种态度对待任然他一定会立刻拧掉他的脑袋,只不过说话的是戈蓝,戈蓝是特殊的,他是任然最要好的兄弟。

“上次你没告诉我,这次你要是还不说可就有点儿有违常理了。”戈蓝很少见到任然这么高兴他真的很好奇。“我猜你是桃花朵朵开,说吧你又沾染上哪个姑娘了。”

“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

“看着像。”戈蓝故意说。

任然笑笑他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手臂上的刺青若隐若现,灯光透过红酒打在了任然的衬衫上:“我还真是和不少姑娘有染,但是若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语闭他便一口干了杯里的红酒,眼睛里净是闪烁着笃定的光芒。

戈蓝还是自顾自的吃着葡萄,他对女人不敢兴趣,他也不是gay他感兴趣的只有酒和现在安逸自由的生活。

“先不说我你最近过的怎么样?”戈蓝与他同岁却是早早就了辍学。

他早些年一直被他父亲关在家里,接受着封闭式的教育,他是戈家的独苗,又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当成了继承人来培养,然而戈蓝的行为作风却与戈家人的想法背道而驰。

“妖姬酒吧”是戈蓝名下的财产,任然知道建立这个酒吧可让戈蓝吃了不少苦头,这里有他全部的精力与心血。

“还能怎么样,我爸现在逼我逼的紧,一直想让我回去继承家业。”他吐了口闷气继续道,“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觉得这样还不错,早早的成家立业。”任然是故意刺激戈蓝才这么说,戈蓝有三个“不原则”。不放弃酒吧,不继承家业,不谈恋爱,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实也很有节奏感。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被我爸抓回去第一个就拖你任然下水。”

“你这小子。”

两个人一直聊到凌晨两点多,戈蓝已经是困到不行任然却是还很有精神,任然临走之前戈蓝还不忘调侃他几句。

夜里的风有点凉,任然穿的很单薄,他走在海边上的街上,鼻尖是风划过的腥甜。

他望着不远处的街灯,那里有一棵粗壮的凤凰花树,树上的花已经谢的差不多了,现在树上只有盈盈的绿叶,再不见那火红的花影。

他和夏深就在那里遇见,想到夏深他总是忍不住上扬嘴角,他觉得夏深是特别的,他们是同一类人,盯着那树看了好一会儿,回到家里任然就直接睡了去。

这夜在雾岚的笼罩下,渐渐迎来了黎明。远处的天边被光撕开了一道狰狞的口子,朝阳的光辉晕染着鲜红的颜色看上去触目惊心。

夏深是睡到自然醒,早在闹钟在叫她之前她就已经睡醒了。

她爱赖床每次睡醒在床上多呆一会会让她有好心情,没有多做留恋夏深终于是掀开了被子,赤脚走下床。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窗户,让外面新鲜的空气涌入她的房间,开窗后迎面就是微凉的风,吹在夏深略带睡意的脸上直生疼,她把目光落向凤凰街那块地方的花树上,树上的花不见了……

它从树梢掉落,被风带回了它的故乡。

“扣扣……”是敲门的声音,夏深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声音是面对女人时少有的温和。

房门前先是一阵沉默,随后是女人平淡的声音,“你该去学校了。”

等意识到自己声音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夏深知道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已经没办法收回来了,老话是这么说的覆水难收。

她能想象到女人的表情,肯定是惊愕然后慢慢的归于平静,她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她心里的感觉正是这种。

少有的安静,少有的平和。

上学的路上经过凤凰街,夏深还特意在树下呆了一会儿,她脚底是鲜红的花朵,有的花是完整的像是在树上那般完好无损,有的已经被路上的行人踩成了花泥,树的周围还有花的余香,很淡很好闻。

夏深弯下腰势拾起一朵花轻嗅却被一道男声阻止:“别闻,这花有毒。”

看到来的人是任然夏深没有多大的反应,她就是这样对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不会引起她的注意。

任然不在意的笑了,他站在夏深几步之远看着夏深饶有兴趣的把玩着手里面的凤凰花,盯着盯着任然就入了迷。

花树下的两个人不觉得有什么,路人的行人却对这风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路过的女生随手把这一幕用相机留了下来。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夏深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任然身侧,任然显然一惊。

“你好看啊。”任然说的是心里话,夏深的确是很漂亮。

“你不感觉你像是调戏小女生的地痞流氓?”

“我并不否认我是地痞流氓。”任然一直都是面带着笑容,他和夏深说话的时候心情都是异常的明朗。“我也不否认你长的漂亮,不过你确定你是小女生?”

“谢谢,我也觉得我长的好看,你不用羡慕我,你长得也没那么差,而且我确定我是小女生。”说话的功夫夏深已经走出去了很远,两个人的距离一直被拉开再拉开。

“夏深。”

听见自己的名字夏深回过了头,“嗯?”

“任然,我的名字。”

“我知道。”

她知道?任然有些错愕他对于夏深知道他的名字感到吃惊,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夏深走后他就收敛了自己所有的笑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由内而外的冰冷气息。

熟悉任然的人都知道,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生在黑暗,骨血里就渗透着冷血。

夏深到班里的时候总感觉有不少目光时不时的往她身上瞟,不过这也应该是理所应当,毕竟班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冰山美女,任凭是谁都会忍不住去看,外加上夏深的打扮又是如此的独树一帜,脸上表情平淡,精致的妆容掩盖住了她本来的模样。

如果把妆卸掉肯定会有很多人大吃一惊,夏深和顾漫雪的长相竟是如此相似,两人的貌美一般无二。

“夏深你好,我叫安澜是班长。”说着安澜向着夏深伸出了手。

对着向自己伸来的手,夏深不知道该作何回应,她对安澜有印象这是那天点名的女同学,乖乖女的样子骨子里和眼神都透露着非一般人的倔强。

“你好。”

夏深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同她握手。她不喜欢安澜眼里那种好胜心,早在之前夏深就感觉到安澜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安澜学习不错是老师眼里的优秀生,只不过一直都是排在夏深的后面,貌似安澜的名次从来就没有超过她。

不过无所谓,她对这些小事儿并不感兴趣。

手被冷落在半空中安澜有些尴尬,她收回了手没有再说话,夏深也没去关注她,安澜在夏深眼里也不过就是个打酱油的,没有什么可关注点。

课下的时候有几个样貌还算不错的男生商量好了,他们趁着夏深买矿泉水的功夫往夏深的桌洞里塞满了零食还有几个纸条。

他们想看到夏深惊喜的样子,但是现实和他们的想象偏差过大,夏深确实是笑了笑着丢掉了那些零食,亲手撕碎了那些纸条,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扔进垃圾桶。

男生们的心碎了一地,有的女生对夏深充满的妒忌,夏深有让女生们妒忌的资本。

把“垃圾”清理掉后夏深就趴在了桌子上,把头埋进了臂弯里睡起了觉,来上课的是焦老师对于夏深的行为她并不介意,如果是别人她会毫不犹豫的将那人拎出去活剐了。

她当教师几十年阅人的资历无数,是什么样的人她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她看的出来夏深是个好学生而且心地善良,只不过太善于伪装。

另加上夏深学习各方面都很优秀,更加是让她没有条件的喜欢夏深,这也就是为什么夏深可以在焦老师的课上可以如此自由。

夏深一直没有睡就只是趴在桌子上,她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胳膊已经被她枕麻了,她扭着头看着窗外的操场,很意外的她看到了一个样貌清俊身形格外高挑的男生。

那种气质都和小时候的阿皓哥很像,她觉得自己肯定是认错人了,早在多年前阿皓哥一家人就搬去了国外,根本就没理由出现在这里,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跟错人了。

花落两生拾

作者:时枘类型:浪漫青春状态:连载中

《花落两生拾》作者:时枘,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夏深,任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夜在辗转反侧中度过。 凤凰街午夜“妖姬酒吧”里才刚刚热闹起来。 “然哥你都好几天没来我这儿了,最近可是逍遥的很?”戈蓝依旧把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