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毒妃天下》邪王独宠毒妃天下免费 Mary 重生之毒妃天下419文

更新时间:2019-07-20 13:42:11

《重生之毒妃天下》邪王独宠毒妃天下免费 Mary 重生之毒妃天下419文 连载中

《重生之毒妃天下》

来源: 作者:挽歌笙笙 分类:架空 主角:萧子逸,明月殿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毒妃天下》是挽歌笙笙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子逸,明月殿,书中主要讲述了: 千瑾萱面色僵硬,正要婉拒,就见走在前头的三皇子忽然侧目望过来。 该死的千重雪,故意抓住这种机会给她添堵!千瑾萱暗暗咬牙,只能从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瑾萱面色僵硬,正要婉拒,就见走在前头的三皇子忽然侧目望过来。

该死的千重雪,故意抓住这种机会给她添堵!千瑾萱暗暗咬牙,只能从唇齿间狠狠挤出一串听起来像是愉悦宽容的笑声:“好妹妹,你受惊了,待会儿坐我的车子回家。”

千重雪顿时满脸感激,美眸中泛起皎洁月霜,盈盈拘礼笑道:“那就谢谢姐姐。”

若是趁机给萧子逸留下姐妹情深、大度体贴的好印象,何愁日后不能飞上皇家高枝?千瑾萱迅速在心中权衡利弊,朝千重雪虚扶一把,十足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可惜三皇子转身立在明月殿门口,将千重雪拦住:“大小姐请先回吧,我跟三小姐有话说。”

千瑾萱如遭雷劈,杏眼中霎时涌出委屈不甘之色。可萧子逸的凤眸温柔地落在千重雪身上,根本没有分出半点给她。她再怎么争取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沦为可笑的陪衬。

大半宾客已经离场,丞相府是走在最后头的。大夫人带着丫鬟正在跟某个相熟的贵妇叙话,明月殿门口只余下千重雪这三人,萧子逸给侍卫递去眼色,很快四周便静悄悄的无人。

“重雪,不记得我了?”萧子逸故意这样问,凤眸勾魂,风度翩翩宛如诗中君子。

千重雪默然,却用余光打量侧后方的千瑾萱。呵!大姐已经忍不住了,瞧着这脸差点扭曲,亏得她以前眼拙,竟将大姐视为最亲近的姐妹,甚至将自己的心事分享给她听。

恐怕当时说起萧子逸的时候,千瑾萱锥心刺骨一般难受吧?难怪后来那么痛恨自己,不惜用王水毁去自己最得意的东西。你跟大夫人不是要用我铺路再寻机毁掉我吗?这一世,我早就识清这些奸佞小人的真面目,那就先从这个虚情假意的萧子逸开始吧!

“自然记得你。”她完全就是俯首称臣的姿态,“我还记得殿下新娶娇妻,刚刚回门呢。”

萧子逸面色滞住,谈什么不好非要谈他新娶的侧妃?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女人嫉妒心重,她怕是对自己拥有的其他女人心怀芥蒂?他无奈地笑出声,似是对千重雪的小心眼没辙,凤眸中含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宠溺与包容。

“我身为大庆皇子,有身不由己的地方。重雪可以谅解吗?”他的声音特别好听,温雅磁性中透着一种浓炽的情意,当他在女人耳畔开口就像在说情话一般绵柔多情。

此时千重雪却直想呕吐,真是太会装了。抑或这不是装,这叫天生温柔多情却又薄情寡义。难怪连千瑾萱也被他迷惑住。

千瑾萱被他遗忘在后面,眼睁睁地看他和千重雪眉目传情。指甲死死地掐着手心疼得厉害,却比不上她心痛的万分之一。这时福音骤降,千重雪突然毫无预兆地拂开萧子逸的手,墨眸冷冽宛如高山深雪:“鹿血膏一事,我无权干涉。三殿下随意吧。”

凶犯方才已经被五皇子一剑劈死,剩下的只能交给今晚设宴的东道主三皇子。毕竟这侍女是六皇子带来的近身侍婢,身份相当特殊,就算千重雪打算顺藤摸瓜,这会儿也有心无力。

“殿下,姐姐向来畏寒,夜里风大,你帮忙送她一程。我实在累极,想先走了。”

说着千重雪快步离开,不等萧子逸反应过来,就留给他一道翩若惊鸿却又冷清如铁的身影。

“等等!重……”她的闺名从萧子逸唇间脱口而出,却只逸出半截。

好在这庶妹还有点自知之明。千瑾萱勾唇温婉浅笑,总算稍稍心安一些。她朝萧子逸拘礼,故意摆出高姿态,面色冷淡道:“不麻烦殿下。我这就与母亲归府。”

萧子逸微怔,凤眸扫过她艳胜牡丹的俏脸,月色朦淡,更勾勒出她美若天仙的身姿。萧子逸不觉有些眼热,便主动挽留:“还是我送你吧,大小姐可愿意?”

千瑾萱故作推辞,可到底敌不过早就在美人堆里历练过的尊贵皇子,没两下就应许了。很快她芳心似水,美眸婉转含羞宛如一朵倾城的姚黄夺尽春意。

大夫人与贵妇友人道别,行出明月殿一眼就瞧见女儿与三皇子在蜿蜒通向花林深处的鹅卵石小径上并肩而走。她下意识地觉得不对劲,本想上前阻拦,可不知想到什么,还是作罢。

千重雪与千瑾萱换了马车,车夫是大夫人安排的,自不会轻易答应。好在三皇子派来侍卫,摄于三皇子的威严,这车夫只能乖乖照办。

不愧是丞相府最豪华的马车,千重雪与百合坐在车里,忍不住暗暗咋舌。正中摆着紫檀案几并苏绣锦垫,四壁挂着西域风情的地毯与各种用来装饰的彩色宝石。

百合伸手摘了一颗蓝宝石,故意贼兮兮地笑道:“小姐,拿去换钱吧?”

千重雪美眸忽闪,瞳色映着蓝宝石更加幽邃明澈,打趣道:“这玩意是西域来的,听说京都的异族一贯在鉴宝会互易宝贝,若是让大夫人得知你的小心思,怕是要闹到父亲跟前去。”

百合听出一些警告的意思,便乖乖将蓝宝石放回原位。

千重雪却凝眉寻思,大夫人不愧是丞相府主母,财势很大。可父亲贵为文臣之首,朝堂上下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要做出表率,就必须展示清廉的一面。往大处说这是清流风骨,往小处说这是父亲的治家之道。可大夫人如此排场……兴许正是大夫人的娘家定北将军府惯出来的毛病。看来她的复仇之路不容易,就凭今晚的獒犬伤人事故,胆敢在皇子眼皮底下陷害她,便可断定,大夫人背后有人替她筹谋,甚至肯替她清理门户。

是定北将军府,还是作壁上观却轻易喊出千瑾萱闺名的二皇子……抑或是当今皇后?

谜团在心头纠结,千重雪按了按太阳穴,略有点疲乏。百合取出一瓶风荷露替她祛除浊气,她闻着清新刺激的薄荷香,脑袋渐渐清醒起来。

她掀开车帘,窗外夜色沉沉,街坊的廊檐底下亮着点点灯火,温黄幽红在夜幕中格外宁静。夜风拂面,确实带着几分显著的秋凉。正要放下帘子,风声陡然袭来。

“谁!”她压低嗓门娇喝,本能地警觉起来。这一世她对危险的嗅觉远胜从前。

然而等她转过身来,就见百合脑袋一歪慢悠悠坠在案几旁侧。她急忙扶起百合试探她的鼻息,原来她只是晕过去。真是万幸!千重雪美眸凛然,朝对面突然多出来的人影喝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幸好这马车足够宽敞。萧子归悠哉乐哉地窝在素锦靠背里,一反常态笑声中多出戏谑与无赖:“刚刚利用完,就想将本王随手抛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