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兰临九州之绝代风华》兰临高速 忠犬攻 兰临九州之绝代风华kuso

更新时间:2020-07-28 20:05:13

《兰临九州之绝代风华》兰临高速 忠犬攻 兰临九州之绝代风华kuso 已完结

《兰临九州之绝代风华》

来源: 作者:水芸卿 分类:架空 主角:欧扬,兰鸢

《兰临九州之绝代风华》由网络作家水芸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扬,兰鸢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欧扬带着兰鸢跋山涉水,累死了好几匹马,在路上兰鸢在欧扬那里也学了不少医术,虽然还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医者,但是一些简单的救死扶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欧扬带着兰鸢跋山涉水,累死了好几匹马,在路上兰鸢在欧扬那里也学了不少医术,虽然还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医者,但是一些简单的救死扶伤,她自认能够应付。

兰鸢拉着马绳看向不远处的军营:“师傅,你看,日复一如年复一年我终于到了。”

欧扬亦是拉着马绳看向不远处,他神色平静并未有喜悦之色反而是伤感之色:“是啊,到了,可是我们以后会看见更多受伤的人,千儿,你能够忍受那些受伤人身上的血吗?

兰鸢自知若是说怕,师傅一定会怀疑她不是一个男人而是女扮男装,她转头看向欧扬,一口咬定:“师傅,放心,我不怕,打仗难免会有人受伤,您说过医者父母心,若是医者连血都怕了又有什么资格做医者呢!”

欧扬抚摸着自己的胡子欣慰地点点头,这个女娃还真有感,既然她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就成全她吧:“好,我们走。”

两人相视一笑拉着马绳向军营方向走去,军营离他们越来越进,站在军营外守卫的官兵见两人眼生便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站住,你们是谁,没有太子殿下允许不能擅入军营,擅入者死。”

兰鸢看向欧扬也许师傅有办法,只见欧扬不紧不慢拿出身上的令牌,官兵这才让了路,兰鸢看了有些疑惑,难道师傅本就和军营有联系没想到一块令牌就能让那些官兵让路,实在难以捉摸,罢了,师傅是不会害她的。

他们来军营没多久便送来一大批伤员,都是战场上被敌军打伤胳膊,砍断双脚的官员,他们被送来之时,浑身都是血,身为公主的兰鸢从未见过血光,遇见血光便有杀生之祸在宫里是大不吉利的,可现在来了军营三天两头能够看到血光,惹的兰鸢一阵恶心,动作也开始慢了。

欧扬看兰鸢动作慢极了,拿东西的时候还一直发呆,这受伤的官员可耽误不得呀,他没好气的吼了一声:“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这些官员的伤口可耽误不得。”

兰鸢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听到欧扬指责这才回过神来,从药箱中拿出正确的止血药递给欧扬:“对不起,师傅,是我走神了,以后不会了。”

她尴尬地认错,责骂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既然选择来到这个血雨腥风的军营就该忘记自己是个公主,自从嫁到天瑞她的公主身份不是彻底消失了,她生是天瑞人死是天瑞的鬼。

到了晚上,她坐在榻上,敲着自己酸痛的后背,待在这里已经很多天了,连殿下的影子都没有见到,一个元帅哪有天天往外跑的,她必须早点找到他,告诉他一切然后即可回宫告诉母后父王,不然他们一定会担心的。

“怎么还未睡?”欧扬手拿药箱走进帐内,方才在外面见帐内还未熄灯就走进来看看。

兰鸢扶着柱子站起身子,忙了一天她累的不行,一直锦衣玉食的她怎会受得了这样的生活。

“唉,师傅,我担心呢,来了军营那么天,连哥哥的影子都没见着。”兰鸢叹了口气上前扶住欧扬。

欧扬看到细皮嫩肉的她,看样子她不仅是一个姑娘还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姑娘,平日里啊一定没有受过这些罪:“你呀,就干了这些活就累了,以后还怎么在军营里生活啊,哦对了你说你找哥哥了,不如师傅帮你找人问问。”

兰鸢突然来了兴趣:“真的吗,师傅,谢谢师傅。”

欧扬拍了拍兰鸢的玉肩,笑道:“师傅有骗过你吗?”

兰鸢脸色微红,笑着送别师傅,老天请问你让我远嫁于天瑞却又不让我见我的夫婿,你是什么用意吗,你是在考验我吗?

旭日,兰鸢去山下采药准备制作新药材,几天下来她也学了不少制作新药材的方法,今日她心血来潮准备采药制作新的止血药却在无意间遇见了一条小溪,她走上前去觉得溪水好清凉好舒服,她为了女扮男装好几日未敢在军营里沐浴,今日出来了,就趁这个机会洗个澡啊。

她走上前去卸下背着的竹篮,褪去身上的男装,批下盘在发带中的长发,缓缓地走下水去,一边走一边用手将清水抹在自己的身上,说实话,身为公主每天都有舒服的花瓣澡,可是却好拘束有一群宫女站在一边,哪有现在的逍遥快活。

兰鸢自顾自的戏水,连身后有人都未察觉,他一身深蓝色便服双手负后站在树后,瞧着兰鸢的一举一动,他记得他曾经下令过军营女子不得擅入,擅入者死,为什么这个大胆的女人还会放着自己的命不要跑到军营送死。

为了查清楚,他褪去衣衫潜入水中从兰鸢伸手抱住了她,逼问:“说,你是谁,军营重地女人不得擅入,难道你不知道吗?”

兰鸢着实吓了一跳,她双手胡乱推着这个陌生人却根本没有力气:“我是谁,你管得着吗?再怎么样我都是个姑娘你该不该先让我穿上衣服。”

陌生人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她说得对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去轻薄一个姑娘,他松开兰鸢,兰鸢赶紧上了岸穿上衣服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那个陌生人哭着跑开,没想到她出来一次竟无缘无故被一个男人轻薄,以后她还怎么面对她未来的丈夫。

兰鸢一气之下四处大听那个男人的身份却丝毫没有结果,直到那个男人骑着马进了军营。

众人恭敬跪下磕头:“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兰鸢跟在欧扬身后,见众人叫他太子,她这才明白原来轻薄她的竟然是太子,她摇头只能跟着师傅屈膝跪下高呼太子千岁。

“众位平身吧,孤说过在军营我们都是兄弟,你们不必多礼可以将叫孤的名字傅辰毅。”傅辰毅下马将众人一一扶起直到扶起兰鸢时,一股熟悉的念头涌上心头却深怕认错人只是向她点点头。

兰鸢自知上回无意间冲撞与他,见他向她微笑,她只能尴尬地会笑只求快些散去,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