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猫猫不是妖》我不是猫猫 我是 H文 猫猫不是妖BG文

更新时间:2020-06-17 16:04:51

《猫猫不是妖》我不是猫猫 我是 H文 猫猫不是妖BG文 连载中

《猫猫不是妖》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禾为知之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陈悠悠,银锁

主角叫陈悠悠,银锁的小说是《猫猫不是妖》,它的作者是禾为知之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二日清早,前厅吃早饭中。 今日陈府的早饭十分丰盛,亦热闹,不仅有陈家父女二人,还有寀之萍,更重要的是还有夏青城。没错,就是我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清早,前厅吃早饭中。

今日陈府的早饭十分丰盛,亦热闹,不仅有陈家父女二人,还有寀之萍,更重要的是还有夏青城。没错,就是我们悠悠无敌崇拜之上古神龙王爷——敖璃。

然而此时,龙王爷面前的碗里堆成了山。除了寀之萍一个人埋头吃饭,陈悠悠和陈远道都一个劲儿的给敖璃夹东西。

陈远道:“青城仙长,你尝尝这个,小笼包。”自从陈悠悠能说话后,敖璃在陈远道心中就成了神仙。

陈悠悠夹起一旁的油条,说:“油条,粥。”她话说不了太多,但相信龙王爷一定懂的。

陈远道:“煎饺。”

陈悠悠:“老婆饼。”

陈远道:“春卷。”

陈悠悠:“糖年糕。”

......

敖璃望着面前的小吃山,嘴角僵硬地扯了扯。

寀之萍:“......”

吃过早饭,众人一道喝茶。

算着时辰,寀帝师夫妇也快到了。陈远道关心的问寀之萍:“贤侄的一用之物可都收拾好了?”

寀之萍淡淡的点点头不说话,从早上起来他就恹恹的。

悠悠见他这样,关切地问:“不舒服?”

寀之萍看着他摇摇头,笑了一下。

“小子,你心思这么重,可不是什么好事。”敖璃突然开口到。

从昨天他拦着不让他给陈悠悠喝药怕有毒,敖璃就知道这小子一看就是在京城中浸淫久了,心眼多,心思重。不然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哪能有这般警惕之心。出事了之后还能有如此心思,可想而知出事前是个什么情况了。这样一个人会奋不顾身救一个可以说是毫不相干的人?虽然说那是公主,可若真的出事,却无论如何怪罪不到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身上,大可不必如此。敖璃不信他看不出来。

寀家就在隔壁,来往十分方便,这小子究竟为什么如此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这敖璃还真冤枉寀之萍了。寀之萍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他看到陈悠悠待敖璃如此与众不同,而敖璃此时却又住在陈府,但他寀之萍就要走了,窝心闹的。

“道长!”敖璃正在揣测寀之萍到底什么意思的时候,听到一声惊喜的呼唤。

原来,是林伯领着刚刚回来的寀帝师进来。

寀帝师在见到敖璃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道长!你真的在这!”

“嗯?”陈远道和陈悠悠互相看看,都很疑惑。

寀之萍看敖璃越发的不爽了。

“无量天尊。”敖璃看看陈远道,“陈施主,贫道等的人到了。”

“道长一直在等我?”寀帝师问到。

陈远道扶寀帝师坐下,又让林伯重新沏茶过来。

“嗯。”敖璃点点头,“等你,为了他。”说罢浮尘一指寀之萍。

寀帝师声音有些颤抖:“道长,有办法?”

“呵~”敖璃轻笑着摇摇头。

寀帝师面上一急。陈远道赶紧道:“寀老莫急。仙长神通广大,定是有办法的。否则也不会在此等候寀老多时。”

寀帝师转而问陈远道,“道长已经在这很久了?”

“是,仙长昨日下午便在学生府上了。”陈远道恭敬地回答。

“昨日下午...”寀帝师喃喃到,昨日下午他刚在水云观门口见过他,如今他自己却刚回来。莫不是,真是神仙?

“仙长”,寀帝师也管不了许多了,跟着陈远道叫到,“还请仙长救我孙儿。”寀帝师向敖璃作了一个大礼。敖璃到也没客气,本来嘛,堂堂龙王爷,什么人的礼受不得。

“救不救的,不在贫道。”敖璃看看寀帝师,举起茶杯喝一口。

“那...”寀帝师吞吞吐吐,“仙长可要小老儿做些什么?”

敖璃心中直好笑,这些官场上的人啊,一辈子你来我往惯了,以为别人做什么都是在图你什么。呵。

“也不在你。”敖璃摇摇头。

寀帝师看着陈远道,陈远道摇摇表示他也不知道。

“在他。”敖璃似笑非笑的看着寀之萍。

寀帝师一脸的迷惑。寀之萍也是抬起头看着敖璃。

“我要,收他为徒。”敖璃慢慢悠悠的说。

“这!”寀帝师震惊。

寀之萍眼睛睁大,说:“我不要!”他才不要拜这个臭道士为师呢,他一点都不喜欢他。

“哦?”敖璃对寀帝师摇头,“那恕贫道无能为力了。”

“仙长莫怪,孩子不懂事。”寀帝师连忙赔罪,“只是不知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敖璃理理袖子,慢条斯理地说:“老大人,你说做师父的哪有不救自己徒弟的理?”

“仙长真的能救?”寀帝师心中已然有了主意,但他还是再确认了一下。

敖璃闭目养神,不打算再说话。

寀帝师看着陈远道,陈远道默默点点头。

“之萍过来拜见师父。”寀帝师开口到。

“祖父!”寀之萍超级不情愿。

“不准胡闹!”

寀之萍就是不动。

“你!”寀帝师生气,喘着粗气。

陈远道见状,说:“贤侄,寀老也是为你好,莫要赌气了。”

寀之萍没有看陈远道,依旧继续呆在座位上不动。

“之萍,拜师。”悠悠突然开口。

寀之萍猛然抬头看着陈悠悠抿了抿嘴角,还是不动。

寀帝师想说话,却被陈远道扯住了袖子,他回头看,见陈远道朝他摇了摇头。

悠悠站起身,拉了拉寀之萍的衣袖,“拜师。”

“我......”

“拜师。”

然后,寀之萍就在寀帝师震惊的眼光下慢吞吞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挪的走到敖璃面前,鞠躬,“师父。”

自己孙子的倔脾气,别人不知道,寀帝师却是清楚的很,他原本都打算装晕了,却没想到一个小丫头几句话就把他孙子说动了。寀帝师打量着眼前这个半大的小姑娘,心里有些知道她是谁了。

陈远道走上前,在寀帝师耳边轻声到,“这便是学生刚寻回的女儿,陈悠悠。”

果然,她就是陈悠悠。寀帝师心想。只是......老二不是说她并不会说话么?

“远道,言之与我说......”

“啊,寀老有所不知,悠悠的哑症正是仙长治好的。”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寀帝师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心下直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赶紧走上前拱手说到:“还望仙长救我孙儿。”

“我叫夏青城。”

“是,还望青城仙长施以援手。”

“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直接叫我名字。”仙长仙长的叫,我取这么好听的名字干嘛?敖璃心想。

“如何敢这般冒昧。”寀帝师十分谦卑的说。

“随便你们吧。”敖璃不爽,“你,过来。”他指指寀之萍。

额,寀帝师觉得仙长对他的宝贝孙儿不是很友善。

寀之萍慢慢吞吞往前挪。

“快点!”敖璃挑眉,“再靠近点儿!”

额,寀帝师觉得仙长对他宝贝孙儿有点凶。

“诶!你听没听到,叫你靠近些!”敖璃翘着二郎腿不耐烦地说,“怎么这么麻烦!”

额,寀帝师觉得仙长对他的宝贝孙儿好凶。

悠悠看不下去了,决定“路见不平”再出手一次。她跑到寀之萍身边把他往前拉了拉,然后歪着头摇摇敖璃的袖子,“龙......仙长,不凶。”

好险好险,差点说成龙王爷,悠悠心里暗暗拍胸脯。

谁能挡得住一只猫的卖萌?

敖璃伸手摸了摸陈悠悠的脑袋,示意他知道了。然后非常温柔的对寀之萍说:“徒儿,把手伸出来。”

寀帝师目瞪口呆,觉得他家老二真是会交朋友!他从来没觉得这个儿子这么出息过。

寀之萍伸出手。

敖璃从指尖凝聚一道金色的灵力化成细丝缠住寀之萍的小手指,装腔作势的等了老大一会。

寀帝师和陈远道从未见过如此手法,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

突然,敖璃手指一动,细丝便如烟般消散。二人都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下直道神奇。

“仙长,如何?”寀帝师小心翼翼地问。

“三魂七魄。”敖璃慢悠悠地说,“少了一魂。”

“什么!”连同悠悠在内的三人皆是震惊。

“仙长可有何法?”寀帝师急切地问到。

“悠悠,把你脖子上的银锁给我。”敖璃向悠悠伸出手,又朝着寀之萍努嘴,“还有你的玉佩。”

悠悠连忙取下了小银锁,寀之萍也递上了玉佩。

“悠悠可愿为这小子做点牺牲?”

“嗯”悠悠点点头。

敖璃便伸手在悠悠额头一点,一抹淡金色的飞烟便从此飘出,随着敖璃的指尖滑动到银锁之中。悠悠只觉得头晕目全,站都站不稳,便要直直的往后倒去。被敖璃眼疾手快一把拉住。

“悠悠!”陈远道紧张的就要过来,被敖璃一个手势止住。

强劲的神力缓缓流入体内,悠悠顿觉脑中一片清明,睁开眼来。

敖璃拍拍她的头,“无事了。”

陈远道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着一道血光飞过,从寀之萍的手掌中流出汩汩血流直飞那块玉佩,直到暖白的玉佩变得鲜红,敖璃才又一挥手抹去了寀之萍手掌的伤口。

敖璃将玉佩交给悠悠,让她戴在脖子里,又把银锁抛给寀之萍,让他一样戴。

寀帝师在一旁看的很不是滋味,待遇也差的太大了。

做完这一切,敖璃这才开口:“我将悠悠半抹精魂注入到她长期所带的银锁之中交予你戴。因银锁带有悠悠的气息,这样,这抹精魂既能暂时为你所用,也不会因离开主体而不安。但悠悠也会因此元气受损,在此期间,便用你的精血为她将养。这枚玉佩上注入的精血能养一月,一月后我会再取你之血注入。你可清楚?”说罢,便盯着寀之萍。

寀之萍有了悠悠的半抹精魂,心中早已清明许多,此时如何还能再不懂事敌对敖璃,赶紧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悠悠......”陈远道担心的说。

“陈施主放心,悠悠的精魂我已用灵力相护,定不会有所损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