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花落两生拾》花落两生拾作者时柄 玻璃 花落两生拾同人

更新时间:2020-06-14 20:03:30

《花落两生拾》花落两生拾作者时柄 玻璃 花落两生拾同人 连载中

《花落两生拾》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时枘 分类:浪漫青春 主角:夏深,任然

火爆新书《花落两生拾》是时枘所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夏深,任然,书中主要讲述了: 后半夜夏深一直睡的很香甜,直到闹铃声伴随着清晨的鸟鸣响起,她才从睡梦中缓缓睁开眼睛,她依旧睡意朦胧,才睡醒的呆滞状态让她在床上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半夜夏深一直睡的很香甜,直到闹铃声伴随着清晨的鸟鸣响起,她才从睡梦中缓缓睁开眼睛,她依旧睡意朦胧,才睡醒的呆滞状态让她在床上愣了几秒。

“扣扣……”敲门的声音彻底的拉回了夏深神游在外的思绪。

夏深蹙起眉头不耐烦的冷声道:“干什么!?”

门外的敲门声停止了,停止的同时又响起来一道女声:“不要忘记你还是个学生,今天是周一你应该出现在学校,而不是在酒吧里和那些地痞流氓鬼混。”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随着夏深的这一声怒吼,门外没有了那女人的声音,只留下了愈来愈浅的脚步声。夏深的心情略显沉重,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寂静的房间里静的让人心悸。她和女人之间隔了太多太多的距离,那是无法用时间弥补的。

起床洗漱画上妆,然后把自己本色的长发挽起再带上粟色的齐肩假发,夏深一直看着镜子里无懈可击的自己,最后无奈的扯出一个苦笑。

夏深始终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个高三的学生,虽然大部分时间她都在酒吧驻唱,但是也没有耽误学业。在老师和同学眼里她是个社会混混,但只有夏深自己知道,她也不过是个勤工俭学的学生。

所以当夏深再一次出现在学校的时候,她心里一直都在感慨,她或许还没有离开象牙塔,她仰头看着教学楼,不知道在想什么,周围的人也只是小声嘟哝,好奇的看她一眼,然后急匆匆的跑去上课。

“喂,前面的挡路了知道吗?”

夏深淡然的转身,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看向身后的一群人,人群里领头的任然却是瞳孔微缩,是她?

“挡路?”夏深疑问。“这路你家开的?是不是这树也是你家栽的?”

“对,你说的没错。”那长相痞里痞气的小混混应声,然后冲着身后的几个人吹口哨,炫耀着他的出言矫捷。

夏深笑了笑:“那你是不是猪?既然栽了这么多树就不要浪费了,你就赶快去上树吧。”

被夏深拐着弯给骂了还浑然不知,任然冷冷的瞪了一眼那个想领头的毛头小子,他径直的走到夏深面前,低头俯视着夏深:“你胆子不小啊。”

“呵,你不也是一样?”被夏深的反问给问住了,任然的薄唇勾起一抹笑,这让原本就英俊的脸更多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到现在为止任然还不知道夏深的名字,这有点可惜。任然以为她会拒绝说出自己的名字,没想到她的做法总是让人意外。

“夏深。”

当任然想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却发现夏深早就走出了很远,嘴里反复念叨着夏深的名字,任然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夏深是吗?我记住你了。

“老大,你就这么让她走了?”那被骂的毛头小子依旧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依旧像个愣头青似的想引起任然的关注。

任然轻哼:“不让她走你还想让她再骂你一次?没脑子的蠢货。”

毛头小子瞬间摸不着了头脑,他也没犯错老大怎么就忽然骂上他了?莫名其妙。

任然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夏深,一次巧合任然没有一点防备夏深就走进了他的世界,同时给他的世界带去了一丝温暖,一缕光明。

有人生来就被弃于黑暗,见过人的贪婪,人的欲望,见过人的所有丑态。任然很庆幸自己可以在黑暗中活下来,他也很感谢自己从黑暗中可以活的如此坚韧,黑暗给了他嗜血的资本。

任然十二岁之前的记忆全都是染着血的灰色,他活的屈辱,活的辛苦。他记得自己曾在寒冷的黑夜,蜷缩着身体取暖,也记得在大雨瓢泼的巷子里,同一群地痞流氓拳脚相向。

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走出黑暗的泥泞,但是那一天却不请自来了,任然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个男人当时做的动作,以及他说的话。

“孩子,跟我回家。”男人的声音很浑厚,他逆着光站在巷子里,恍若天神降临。任然看不清他的脸,只能隐约的看到一个棱角分明的轮廓。他穿着西装革履一本正派,不像自己满身污渍,像极了刚翻完垃圾桶的野猫。

任然忍不住把身体贴紧墙面,他警惕的盯着男人,好像一只随时都会捕食猎物的豹子。

看任然对自己有很深的戒备,男人露出慈祥的笑容,把手伸向了任然的头顶想要安抚安抚,却在还没有落手的时候被任然咬了一口。

那一口任然仿佛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他把男人满是褶皱的手咬出了牙印,牙印下慢慢渗出了鲜红的血,直到任然咬累了他才松口,在此过程中男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任由任然造次。

任然同男人对视了很久,他以为男人是个有钱的傻子,因为是个正常人没缘由的被咬一口都会反手打回来,这个男人却并没有这样做。

“孩子,你有名字吗?”男人问道。

任然没有回答,依旧直勾勾的盯着他。

男人对上任然黑白分明的双眼说:“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任然。”那声音有一种威严,任然有一瞬间的害怕。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后来任然才知道,他的确是被关到了鸟笼里,并没有所谓的轻松自在。

任然就这么跟着任伟雄回了任家,任家从此也就多了一个小少爷,并且是个做事方式古怪,性格诡异的人。

受小时候的影响,任然有一个奇怪的癖好。他喜欢打扮成乞丐,喜欢在夜里出没,喜欢蹲在巷子里看着那些所谓的好心人,丢给他几块钱,当钢蹦滚落到自己的面前,他的心里会闪过一种快感,他在心里蔑视着这些自命不凡的人。

还同往常一样,任然把自己乔装打扮成乞丐,蹲在长街的街角,穿着褴褛的破衣衫,只露出白皙的双手。

恰巧路过长街的夏深看到了,路上的伪装成乞丐的任然,夏深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丢给他钱,而是把身上的校服外套丢给了他,临走前冷冷的说了句:“不要脏了这条街。”

任然被夏深的话震惊了,他抬起头黑色的斗篷下露出一双锐利的双眼,他似笑非笑的盯着夏深的背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居然还可以如此狂傲,有意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