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初访记》西访记 GC 初访记SM

更新时间:2020-06-04 00:11:44

《初访记》西访记 GC 初访记SM 已完结

《初访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小莴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洛蓝,苏影

主角叫洛蓝,苏影的小说是《初访记》,它的作者是小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洛蓝的这番故弄玄虚,所挑选的时机,对于引诱顾元更快入套——那也是功不可没的: 有了之前的那番表现做铺垫,现在的顾元,对洛蓝的失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蓝的这番故弄玄虚,所挑选的时机,对于引诱顾元更快入套——那也是功不可没的:

有了之前的那番表现做铺垫,现在的顾元,对洛蓝的失忆能带来的影响、和她刚才的那番暗示又能有几分的真实,——对这些,他心里已有了相对可信的计较,那对于要不要把她这个失忆的人的故弄玄虚当回事,也就不难判断了。

此时此刻,两人都知道,他们眼下也只能从对方身上探出这些了。若再继续纠缠,也只会适得其反。

于是,两人便默契地结束了这次的相互试探。

有了这初步的默契,顾元也就放心地解了洛蓝的穴道,留她一人独自在房里休息。

而经此一事后,洛蓝也是想明白了:在“苏影”的武功能真正为她所用之前,她根本就只是只随时都能被人抓住的小黑兔。跑不掉的。而既然跑不掉,那就不跑了。

关家若真有本事,迟早也会找到她。若没那本事,那她暂时乖乖地留在这儿,或许也是个不错的自保手段。

洛蓝觉着,自己眼下能做的、最该做的,就是好好梳理清楚她到目前为止所知道的一切。看能不能拼出这整件事的大概边角来?

她总觉得,自她醒后、到如今,她所遇到的这帮人,都是与某一个可能已经酝酿了至少有几代人、不过是到了最近才终于“时机成熟”地暴露于表面、却会迅速导致目前这样的“四家平衡”的状态终被彻底打破的一种必然趋势有关。而且,这样的趋势,应该会继续加速恶化,直至达成了下一个新的势力平衡为止。

“以他们现在的技术,能产生质变级的对资源的利用,显然不可能。那他们的这次最终必然要赌上整个氏族的存亡的争夺,争的,本质上也还是眼下的这些可见的生存资源。

“也就是说,这次,除非他们能有足够的默契,能达成一致地愿意一起对抗已经持续了不下两代以上的对各自不同、又相互依存的资源的过分垄断而累积下的弊端、给他们带来的各自不一的损耗,——除非他们真有这份视彼此为‘同一共同体的部分’的自觉,愿意互相利用各自的优势来帮助彼此扛过各自的危机,否则……

“否则,选择互相侵犯,势要掠夺了对方的优势来为自己‘补血’,才会是他们唯一的‘默契’了。

“那么,一场持久的、不重新形成全新的‘势均力敌’就决不会停止的暗斗、乃至大规模的明面战争,就必成现实。”

洛蓝甚至都已经想到了:身为“苏影”的她,到时会处在怎样的位置上,将会遭遇怎样的不得已。以及,她又能从这样的最终无人会是那真正的执棋者的棋局中,掌握到多少的“不得已”来为她所用。

这不是洛蓝的杞人忧天,她很清楚:

要她接受和平解决这次的“各部分”危机的“全局”思维,把自己视为整个共同体的一部分的来看待这次的系统性危机,这对她而言,并不难。甚至可以说,于她,会这样想,本就理所当然——她本就是来自自己世界的“信息系统”中的一段信息,只是“系统”的一部分。

但是,像这样的思考方式,要让洛蓝在这世界接触到的这帮人接受?——洛蓝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

这是洛蓝与他们的最本质差别。但这样的差别,并不是洛蓝与他们各自的接受尺度的“天然”差异所致,而是因为他们各自的生存处境决定了的他们能够选择的、和最终必然会选择的最优生存策略的差别。

说到底,是那最基本的“生存”,决定了这帮人眼下最能兼顾了他们的基本生存和他们目前能够想象到的最可持续的发展——是朝着他们想要去往的方向的发展——的最优选择。

而这样的前提决定了的最优选择,就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他们能够拥有的所有选项中,就不可能会有是洛蓝从一开始就理所当然的认同了的那套“系统”思维。

对现阶段的这帮人而言,他们能选择的最优选,必然是要分清界限的“他们”和“我们”。有了越明确的“他们”,才会有相对而言的越明确的“我们”。才能让这样的“我们”更团结、更能将“想象共同体”的力量发挥至最大。

再想到:这帮人各自所掌控的资源的弊端,到如今,应该已经累积到了必须利用其他几方各自不一的优势来进行必要的补充、缓冲,甚至是救命的输血的地步了。否则,他们的反应就不会这么快了——两日之内,就发生了这么多变故。而且,还都是各方核心层的次级人物亲自出马……

自洛蓝醒后,尤其是这两日来的遭遇,已经逼得她不得不加紧弄清“苏影”的一切。她必须赶在那帮始终在打“苏影”主意的家伙之前,更快掌握到事情的全部。——至少,也得是尽她所能的无限接近那是她需要掌握的“真实”——而不只是“现实”。

不管那帮家伙是怎么想的,洛蓝只觉得自己首先必须清楚一点:眼下的处境,于她而言,是她、要和正被别人掌控着的这身体的可能寿命赛跑。

若是跑赢了,那这身体的寿命(自然状态下的存活期),才能真正掌握在她的手中。

但若是跑输了,那她就真会比现在还要被动了。会彻底沦为别人手中任其宰割的羔羊。到时,能活多久、怎么活,就都由别人说了算了。

“看来,那几人中,只有五公主苏蓉是真的冲‘苏影’来的。但也同样是不怀好意。

“就是不知,那苏蓉是否是知晓了‘苏影’的真实身份,才会对她如此的?还是说,她只是出于纯粹的妒忌;一种,不知实情,只是看到了苏皇对‘苏影’的表面宠爱,就心起的妒忌?

“还有那关家,他们似乎还不清楚‘苏影’的真实身份。他们好像还真以为:苏皇和三王爷之所以那样待‘苏影’、还让苏蓉亲自来寻,定是因她身上有什么极有价值的东西,才让他们至今都不肯将她舍弃。

“呃——好吧,若是指‘苏影’的真实身世,那倒确实有些价值。但关家显然还没查到这一层呢。那他们自然不会想到‘苏影’的这层价值。

“然而,也偏就是这样毫不知情的关家,才会企图利用根本就是他们自己一厢情愿想象出来的‘苏影’的价值,借以要挟苏皇,企图借此来反制苏皇眼下对他们关家的威胁。这点心思,那个小竹显露得太明显了。

“虽然,这点心思在我看来,确实是太天真、太无知无畏了;不过,站在他们的立场去想,他们会这样以为,会这样一厢情愿地意图从我这儿寻到各种证据,来证实了他们这样的猜测……这样的动机,倒也合乎情理。”

至少在这一刻,洛蓝倒是难得的觉着:这小竹的年岁尚小,也不是全无好处呢。至少的,那些轻易不能在关默脸上一眼看出的心思,却能在小竹那儿一眼就看穿了。

不过,洛蓝也没有嘲笑关家因不知实情而显得过于天真的意思,反而还觉着,这样的关家,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所谓的‘意外’,不多是像这样无畏天真之人带来的么?没准哪,这次,他们也能给我带些什么意外来呢。也好帮着我,稍微搅一搅这一池的浑水。最好是能搅动得再厉害点,再久一点,——才好给我制造出更多的能为我所用的‘不得已’不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