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后嫁到:腹黑帝王强势爱》神后镇 女体化 神后嫁到:腹黑帝王强势爱强攻

更新时间:2020-04-18 04:04:33

《神后嫁到:腹黑帝王强势爱》神后镇 女体化 神后嫁到:腹黑帝王强势爱强攻 已完结

《神后嫁到:腹黑帝王强势爱》

来源: 作者:一片软糖 分类:豪门 主角:陈夫人,陈妙玲

一片软糖新书《神后嫁到:腹黑帝王强势爱》由一片软糖所编写的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夫人,陈妙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龟尾升气,丹田练神,气下于海,光聚天心,周而复始,天地长生。 齐云在前世曾遇到过一个道家老头,道本无为,然而这老头却是一个疯狂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龟尾升气,丹田练神,气下于海,光聚天心,周而复始,天地长生。

齐云在前世曾遇到过一个道家老头,道本无为,然而这老头却是一个疯狂的修道者,只因机缘就把他毕生所研的《长生经》给了她。她不练,老头就采取各种威逼利诱加上死缠烂打。老头说是修炼道气的方法,她实在受不了粘人的死老头再加上本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当时就全只当修身养性索性习得了。

按照口诀让气运行在全身,并不意外的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熟悉的清流气息从丹田处出发围绕着静脉在体内缓缓流动,伤口的痛处得到了一些缓解。

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自己体内还有一股控制不了的阴气,藏得极其隐晦本不易发现,虽然目前来说对长生经修炼没多大影响,但是运气久了聚气穴就感觉一阵阵的刺痛。

这是怎么回事?

忍住疼痛打算用气息小心的试探,感受到一股阻力,结果她的气息全部被堵在了穴外。

若云陷入了沉思,当她察觉到有三人脚步声的时候,她已经在陈夫人的视野里。赶紧抛开脑力的想法,撤下身上的气息,趴坐在地上扯着周边的一些细草假装正在玩乐。

“夫人,这这这怎么可能!”

丫鬟容芝不可置信的颤着手指着若云瞪大了眼,她分明记得那天亲手所探的鼻息,这贱种确实是没气了。但是眼前的人不是那贱种又是谁?

齐云细细的瞥了眼,眼前身上穿着金银丝红绡锦裙,眉眼略带上挑的人正是陈夫人陈妙玲,手上牵着的是她的弟弟玉龙。

齐玉龙脸蛋白净,两眼也十分清亮。本该是清秀乖巧的那类小孩,但是正相反,眉毛双挑浑身散发着"我是老大我怕谁"这样的一种气质。

陈妙玲带着儿子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齐云倒也不真的认为她只是闲得无聊来看看自己是怎么个"诈尸"的,但是现在娘亲还没醒过来,以自己六岁点大带伤的情况硬碰硬一点胜算也没有。思量片刻还是静观其变得好。

看着眼前扯着草玩得不亦乐乎的贱种,陈夫人心里的怒火早在心中翻腾个千百遍,银牙都快要咬碎了。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那贱种根本根本不是什么天齐庄的长子,而是一个贱女人生的女贱种,明明自己的儿子玉龙且不论是帝王血脉,还是天齐庄真正的长子,唯一的继承人,他齐正豫凭着点什么这么疼这个废物!

陈妙龄现在恨不得能一掌拍死眼前这个贱种,全然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感觉到有一股凛冽的气息猛地攻过来,齐云抬头一看,陈夫人抬着手把手心对着自己,分明是想要将她打死的意思。

就这样能够打死我齐云不成?还真当我是废柴啊!

齐云本对这虐待人的陈夫人半分好感都没有,现在更是心添一份厌恶。立马果断地从丹田调出一些长生诀里的道气,这一掌下来她要让陈夫人自食其果,尝尝自己一掌的滋味。

前世她就是武学世家的子女,精通许多武学,太极就是其中一种。她发现太极中的刚柔、内外、虚实、静动、松紧、圆方实质上都是阴阳两面后,把太极与长生经相融合。"动之则分,静之则合"这便是她要使的借力打力。

“夫人,不要!"容芝运气出手想拦住陈夫人。

陈妙玲忽然感到一阵气血翻涌,连忙运气强压下去,嘴角还是流出了些血。

“贱婢!”

居然敢伤本夫人!反手就对着容芝的脸就扇了两巴掌。

齐云感到奇怪又有些诧异,陈妙玲身边的丫鬟身手居然还挺不错的,但是救自己是做什么,难道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不成?

只是出手出得还是有些晚,气息虽然大部分被她截下,剩余的一部分却仍然朝自己冲过来,借力打力,陈妙玲在没防备的状况下还是受了伤。

“咳咳,夫人,我们来的目的……”容芝捂着高高肿着的脸连吐出了两口血。

陈妙玲听到后对着齐云的脸色才缓了些,她当然不可能相信她是被那个贱种伤的,倒是转换了对象,恨恨的看着丫鬟。

“本夫人用得着你来提醒?我自然知道齐老爷子和万灵学院我得罪不起!”自己不能把这个贱种如何,还反被个贱婢所伤,现在她只得恨恨的记在心里。

“娘亲,这是什么破地方,那个丑不拉几的小屁孩子又是谁?”玉龙扯着陈夫人的衣角,斜眼小手一根食指指着齐云奶声奶气的问道。

齐云听到这话嘴角直抽,小屁孩子?明明记得自己现在是七岁,他看起来也不过是五岁居然还敢在她面前充老大。丑不拉几?还从没人有那个自信当着她的面说她丑的。

“她是你的哥哥,要搬出去和我们一起住。”陈妙玲想到了先前想好的计划,不得着不顾大局,深吸一口气翻了一个大白眼说出十分违心的话。

“哦”玉龙虽应了一声但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心里想着,自己长得这么俊怎么有这么丑的哥哥呢?

“哼,既然贱种必须得回齐家,容芝你安排把那个贱种和贱女人安排到先前的东边那个院子里,免得老家伙又说我们亏待了他的孙女”

想到齐老爷子原来也总是爱偏袒久梦怀她们母女,陈夫人死死的捏紧了手,心里快把齐家人咒上个千万遍了,当然这得除开了她的儿子玉龙。

“娘,疼疼疼……”手被捏疼,他只能用不满的眼神表示反抗,对着娘他不敢使对付别人的那一套。换做别人在他心里那就是罪该万死。

陈妙玲想到什么,一挥手甩开袖子回头对着儿子厉声道“玉龙,她只是个贱种,和你是不一样的!你绝对不能和这种人一起玩知道吗?”

说完朝着丫鬟容芝使了一个眼色,扯着玉龙径直走了,打算回去后再给儿子死命地洗洗脑,让他绝对不要再做那些她不喜欢的事。

看着陈妙玲逐渐离去的背影齐云感到有些纳闷,她和娘亲能回到原来的那个院子住了?难道陈妙龄突然大发慈悲放过了她们不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