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谋嫁之将门闲妻》谋嫁之将门闲妻+小说 蕾丝 谋嫁之将门闲妻冰山攻

更新时间:2019-12-17 04:05:43

《谋嫁之将门闲妻》谋嫁之将门闲妻+小说 蕾丝 谋嫁之将门闲妻冰山攻 已完结

《谋嫁之将门闲妻》

来源: 作者:桃花浅酌 分类:宫斗 主角:莫悠,秦白羽

主角是莫悠,秦白羽的小说《谋嫁之将门闲妻》此文是桃花浅酌原创的宫斗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色深沉,寒溪筑内传出一阵响动,以及男子的闷哼声。紧接着,就有一道人影从筑楼跑出,可是她还未能跑出几步,就被追出来的男人给拦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深沉,寒溪筑内传出一阵响动,以及男子的闷哼声。紧接着,就有一道人影从筑楼跑出,可是她还未能跑出几步,就被追出来的男人给拦下了。

“你……”

秦白烟瞪眼看着身前的男人,脸上现出恼恨,焦急地说道:“你没听明白我说的吗?莫悠她要去杀阿羽,我绝不能让她得逞。”

叶辞捂着酸痛的后颈,回想自己刚刚一不小心,就被对方骗到,还不幸遭到她的袭击,真是又无奈又懊悔。

如果不是烟儿力气小,他怕是真要昏过去了。

“烟儿,你先冷静。”

“冷静?”秦白烟可笑地望着他,“是不是在你们这些人眼里,杀人不过手起刀落,不痛不痒。所以就算是自己在意的人,也可以一样毫不留情。”

叶辞愣了一下,知道自己的话,让她念起了三年前的事情,心里的懊恼更深,眼里流露出内疚与心疼。

“烟儿,你也和莫悠相处过一段时间,她的为人……”

“我不了解。”秦白烟打断他,加重语气说道:“你们的脸上都戴着面具,个个口蜜腹剑,我不会再听你们的花言巧语,我要亲眼确认。”

一番话,毫不留情地刺进叶辞心里,扎地他体无完肤,却无力反驳。

“我陪你去。”

当二人赶去“松鹤园”时,那里寂静地可怕,除了小楼内的灯火,一切都显得特别清冷。

秦白烟的面色极差,提裙跑进屋里,在花厅内没有找到人。

稍一侧脸,就看到书房门开着,隐隐约约中立着一道熟悉的人影。

“阿羽……”

秦白烟紧张地叫了一声,急忙跑进书房,当她看到里面只有秦白羽一人时,眼里闪过少许错愕。

秦白羽闻声转过身,就看到秦白烟和叶辞一前一后进入了书房。

“太好了,你没事。”秦白烟激动地握住他的手,左右看了一番,就问道:“莫悠呢?”

她的话,让刚刚控制好情绪的人,再次露出凝重的表情,开口的时候,声音甚至有些颤抖,“她、被抓走了。”

“抓走?”秦白烟也是一阵惊愕。

她看着秦白羽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

“阿羽,你别太自责,你若不抓她,她就会反过来害你。现在的结果,是她咎由自取。”

秦白羽蹙起眉头,不解地看着她,最后无奈地叹口气。

“姐姐,姑且不谈悠儿的身份,她在将军府这段日子里的所作所为,你如何看?”

接连被两个人问出同样的问题,秦白烟心里有些郁闷,这让她觉得,自己才是做错事的人。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她不分青红皂白乱冤枉好人。

可是,事情是她亲耳听到的,莫悠也没有否认。事实就放在眼前,她若还装作视而不见,岂非又会像三年前一样,重蹈覆辙。

她承认,假扮“高箐箐”时候的莫悠,质朴、爽快,是个外冷心热的姑娘。

看着秦白烟纠结的表情,秦白羽下意识地说道:“悠儿从未想过害我,这次也是,抓走她的人,不是我。”

他不想自己的家人误会莫悠,也不愿他们胡乱猜度她。

“那是何人抓的?”秦白烟问。

“段矾。”

“段矾?”

他不就是府里的人吗?秦白烟眼里露出疑惑。

此事三言两语说不清,秦白羽早知姐姐已经知晓莫悠的身份,未免她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便干脆招呼二人一同坐下,将今晚的事情,一一向他们道出。

烛光摇晃,月夜漫长,窗纸上映出三道人影,久久没有动静。

一炷香后,其中一道人影猛地站起身,随后又颇有不甘地坐下。

“想不到那个段矾竟是皓云国的人,实在是阴险歹毒。”秦白烟难以置信地说道,“当初若非咱们将军府收留他,他早已饿死街头。这十年来,咱们待他不薄,如今他竟反咬一口。实在可恶,这样的人,阿羽你怎能如此轻易就相信他,让他带走莫悠呢?”

她话音落地,看着面色沉重的秦白羽,意识到自己刚才情绪激动,一时有些口不择言,提到了他的伤心事,面上闪过一丝尴尬。

幸而叶辞及时开口说话,为她解了围。

“现在莫悠是那个人手里唯一的筹码,他定不会伤害她,秦将军暂且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秦白羽的目光转向叶辞,一时有些心神恍悟,前不久他还与此人针锋相对。没想到,眨眼的时间,他们二人竟能如此心平气和地谈话。

他的目光又在叶辞和秦白烟身上看了片刻,方才收回。

现在他总算明白,所谓世事无常无绝对,如他、如悠儿、如姐姐、如叶辞。

“阿羽,之前是我误会了莫悠。”秦白烟为自己之前的误解感到窘迫,她固执地用往事牢牢困住自己,容不得一丝欺瞒。却不曾考虑过,不是所有欺瞒,都是恶意。

“姐姐的心情,我明白。”秦白羽对她微微点头,“我想,悠儿也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她亦并非有意瞒着姐姐,这次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凶手又潜伏在我们身边。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万事小心。”

“那你们都查到些什么?”听他这么说,秦白烟心里的包袱也放下不少,便又问道。

“三皇子早在一年前,就频繁与我朝官员有接触,而他此次出使,明为提亲联姻,实际却是为了掩盖真正的目的。”秦白羽说道。

“真正的目的?”

“没错,有人觊觎江山,而有人想要扩大疆土,向他的父皇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些人沆瀣一气,楚思齐假借出使提亲,并下榻此处,为的就是助那个人铲除掉咱们将军府。”秦白羽目光深沉地说道。

“想必那个人定然许了他不错的承诺。”秦白烟眼里露出一丝了然。

“的确,毗邻皓云国的两座城池。”秦白羽点头。

秦白烟惊讶地眨了眨双眼,何人如此大的口气,竟敢许他两座城池。

看出她的疑惑,秦白羽无奈地说道:“这个人藏得太深,就算是有楚思齐这条线索在,却依旧如雾中看花,难辨其真貌。”

“朝中能有这么大本事的人,怕是没有几个。阿羽,你大可以将所怀疑之人一一列出,逐个调查。”秦白烟建议道。

秦白羽眼里闪过一抹苦笑,他的确已经这样做了,可查来查去,竟无一人有嫌疑。

“现在皇上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三皇子便是他亲自派人押进宫去的。”说此话的时候,秦白羽脸上闪过为难。

一个是危及江山的人,如若放走,必然后患无穷。

皇上会为了一个小女子,放掉楚思齐这个线索吗?

再明显不过的答案,连秦白烟都能够想到的结果,反倒是秦白羽这个一向稳重自持的人,根本没有细想,就应下了这种不可能的要求。

这让秦白烟和叶辞更加看清楚了,他对莫悠的用情至深。

“所谓谋事在人,一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秦白烟轻轻拍上自家弟弟的手,安抚道。

秦白羽只是抬眼看了看她,表情有些微的变化,表示自己没事,让她不用担心。

另一边,连夜赶出将军府的马车,一路向南边的城门奔去,最后却是在距离城门最近的客栈停下。

现在这个时辰,城门已关,只能等到明日一早再赶路。

莫悠被封了经脉,用不了武功,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活动。

而且,段矾将她看得死死的,她就算有心逃跑,也找不到机会。

“这个客栈并没有住满人,为何只要一间房。”

莫悠被迫和段矾进入一间屋子,见到对方自然而然地落座,她却始终站在原地,冰冷又警惕地望着他。

“为了防止莫姑娘逃跑,只能如此。”段矾倒也回答地坦白。

“你认为现在的我,能逃得了吗?”莫悠嗤笑一声。

“莫姑娘本事了得,在下可是亲眼见过多次。而且就在一炷香前,你还曾布下陷阱要抓在下。这么惨痛的教训,在下怎么敢忘记。”段矾轻笑,俊雅的面容,在烛光的衬托下,更显柔和。

莫悠呆了呆,说真的,就算是到了这种地步,她还是无法将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和段矾这样温和谦逊的人联系到一起。

当初青黎告诉她竹隐是皓云国的人时,她曾怀疑过楚思齐,甚至是木青,唯独没有想到段矾。

可当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秦白羽后,却被告知,段矾是最可疑的人选。

直到那个时候,她仍是半信半疑。

“看莫姑娘并无睡意,可愿陪在下闲聊片刻?”段矾斟上两杯茶水,向莫悠做出请坐的手势。

莫悠回神,没有再看他,而是走到了屋子另一边的软蹋上坐下。

幸好这间客房是天字号,地方足够大,屋子里又有一床一榻,各自分布到屋子的两端,距离也足够远。

莫悠放心地靠在软榻上,微微闭上双眼,准备休息。

“莫姑娘不必如此防着在下,虽然我对你的确很感兴趣,可也绝不会趁人之危。”段矾语调暧昧地调侃道。

听到他这番话,莫悠的眼皮轻轻一跳,随后又恢复平静,继续无视他。

“莫姑娘,你猜半个月后,那个人会不会带人来救你?”段矾倒是不在意她这种态度,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莫悠誓要将他无视到底,紧抿着唇不置一词。

“依在下看,他们绝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女子,而让江山陷入危难当中。或许,我把你抓出来,是个错误的选择。”段矾说着,耸了耸肩,丝毫看不出他眼里有什么后悔之意。

“你们不是查到很多事情吗,想必莫姑娘心里也一定非常清楚,殿下对于他们的重要Xing。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岂会放过。江山和女人,孰轻孰重,莫姑娘心里也一定有了计较。”段矾远远注视着莫悠的侧颜,五官线条流畅,睫毛卷翘

《谋嫁之将门闲妻》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