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夜谣》清夜凝冰 XXOO 清夜谣玻璃

更新时间:2019-12-11 04:05:32

《清夜谣》清夜凝冰 XXOO 清夜谣玻璃 连载中

《清夜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慕小司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阮彤,阮府

《清夜谣》作者:慕小司,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阮彤,阮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火,漫天遍野皆是火光。 阮彤几乎是被那刺眼的光亮以及呛人的浓烟弄醒的。 她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可吸入的浓烟仍然不减,忍不住连声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火,漫天遍野皆是火光。

阮彤几乎是被那刺眼的光亮以及呛人的浓烟弄醒的。

她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可吸入的浓烟仍然不减,忍不住连声咳嗽。

“小姐、小姐?”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像是与她时隔了千年万年,此时听到不免怀念。

那人轻唤了几声之后,似乎耐不住Xing子了,也不管她是否醒来,直接将她抱起,裹上了一件厚厚的衣裳就出了门。

阮彤费力地睁开眼睛,这场梦像是做了许久,而当她睁眼的一刹那,竟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抱着她的人再熟悉不过,正是她儿时身边的大丫鬟巧月,可是她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阮彤心中颤抖,俨然没有弄清此时是不是在做梦。她明明记得自己被灌下毒药,五脏六腑像被撕扯一般痛楚,没过多久就失去了记忆,可此时竟然完全没了痛苦的感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巧月……姐姐?”话音刚落,她更为惊恐,这Nai声Nai气的声音听起来不过两三岁!

巧月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帽子遮住了秀气的眉,她听到阮彤细嫩的声音,匆忙中仍是低头看了她一眼,挤出一丝微笑,低声哄到,

“小姐别怕,我们很快就会逃出去!”

这回答如同一个炸雷,阮彤震惊得瞬间僵了身子。是的,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这句话,甚至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还是在她三岁那年,家中发生变故,巧月就是这么抱着她从院落中逃出来的。她当时便说了这样一句话,而这句话是两个人说过的最后一句,因为没过多久,这个冒着生命危险要送自己逃出去的少女就香消玉殒了。

阮彤迅速四下望去,连指尖都在颤抖,没错,这里正是她三岁前生活的府邸,而她们刚跑出来的地方正是她儿时居住的院落。她怎么会在这儿?!

她用力掐了掐手臂,很疼!看来不是做梦,又看向自己的双手,心陡然停了一拍,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小!她大脑仍旧乱成一团,不过一个念头却忽然跳了出来,急急地扯住巧月的衣襟问道,

“爹娘呢?他们在哪儿?”若此时真回到了那一年,她定要及早告诉爹爹,让他远离**的风风雨雨,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巧月步子微顿,目光复杂地看了眼阮彤,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将阮彤视为主子,所以必不能骗她,但若真要说出实情,她也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孩子伤心难过的模样。

就在她纠结着要不要说出实情的时候,阮彤却察觉到了她隐瞒起来的心思,一颗心像是瞬间被丢进寒潭中一样,冷澈刺骨。她抓住巧月的衣襟不放,又低低地追问了一句,声音几乎被四面的风火声湮没,

“爹娘都死了,是么?”

巧月见这小女孩目光悲切,却说不出的镇定,心狠狠的疼了一下,抿着唇点了点头,却将包裹在阮彤身上的衣裳裹得更紧,边快步向外院走去,边喃喃道,

“奴婢一定会护着小姐逃出去的!”

阮彤脑袋嗡嗡直响,无数念头一齐涌来,让她越发地感到头疼。家中出事那年她还小,虽然对当时的细枝末节记不太清楚了,但后来姐姐告诉了她全家没落的真相,正因为那时她与姐姐年纪不足十五,才逃过一死,不过最后仍是双双毙命。

回忆起过往,阮彤胸口沉闷,她如何也不会忘记姐姐临死时受尽屈辱的模样,即便爹娘离世也没让她那般痛楚,因为那时她很小,只知道生离死别,却不懂得仇恨。姐姐去了之后,她心里便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她下定决心,如果哪天得了机会,她绝对会找出毁了她全家的幕后之人,亲手斩杀。

此时机会虽然来了,可自己仍是晚到一步,爹娘还是被害了,而自己又将面临同样紧迫的处境。

阮彤狠狠地掐了一下胳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让先前的记忆重演。因为一旦继续下去,自己又会落入那个魔窟,再次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快速地理清了思路,看向四周,却大惊失色,就在她思索的时候,巧月已经抱着她跑到了外院,离侧门越来越近了。

“巧月姐,快停下!”她紧紧地攥住巧月的衣襟,急声喊道。

巧月只当她是害怕了,将她头上的帽子拉下一点,遮住了她明亮的眼睛。她在一座座燃着火的房屋间穿梭,既怕两人被火光香噬,又怕被人发觉,一路走得战战兢兢,如今听怀中小女孩这么吩咐,只得低低的回道,

“小姐别出声!”

阮彤一把扯下了头上的帽子,看着越来越近的侧门,顿时心急火燎,再晚就来不及了,

“快停下!外面有埋伏!”

这声低喝果然让巧月步子一顿,并没怀疑她为何知道这些,只是警惕地看着不远处黑漆漆的小门,漆黑的眸子中倒映着翻滚的烈火。

噼里啪啦的声响在耳畔不断响起,灼热的温度烤得她们两颊绯红。这座庞大奢华的宅院前些日子还高朋满座,笑语欢声,此刻竟成了一个人间炼狱。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浓烟,到处都是被斩杀与烧死的下人们。

阮彤快速地扫视了眼四周,扯了扯巧月的衣袖,低声说道,

“去我娘的院子,那里有密室。”

巧月陡然一惊,不可置信地看着怀中的小女孩,不清楚她如何会知道那个密室。自己也是不经意听到老爷与夫人提起,不过打扫房间时却从未见过与密室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小姐,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密室?”就算有,老爷与夫人也不应该告诉这么小的孩子。

阮彤四下瞧了瞧,下人们多半已经死了,周围并没有活口,便低低的吩咐,

“这事过会儿再说,我们快去!”

巧月抿着唇点了点头,此时只觉得怀中这个小女孩有些变了,说不上来的感觉,但自己却不能不信她。如果府门外真有人等着她们逃出去,那此时出门必然面临一死,若那密道当真存在,她们想必还会逃过一劫。

想到这,巧月加快了脚步,她尽量选择漆黑的角落,生怕被人察觉她们的存在。不料她刚跑到院门附近,侧面忽然传来清脆的喊声,

“月姐姐!”

巧月心里一紧,向来人的方向张望,见只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周围并没有旁人,这才稍稍放心,压低声音问道,

“你怎么在这儿?其他人怎么样?”

对方穿着一身藕荷色的对襟小袄,粉红色的长裙到了脚踝,一双同样粉红的绣花鞋上绣着两朵盛开的小花,并不见脏到一星半点。火光映衬下,少女略显慌张,急匆匆地走到两人面前,飞快地睨了眼阮彤,随后答道,

“我看见起火了,就与其他人一同救火,返回打水的时候,那伙人冲进了院子,将其他人都杀了……”她说到这儿声音有了一丝颤抖,想必是被刚刚的血腥场面吓到了。

巧月点了点头,此时没时间细问,能活着一个是一个,看见她便放心了许多。正打算让她随自己进院子找到那个密道,衣襟又被攥紧。她迅速垂眸看去,阮彤眼中满是惊恐,并不是看向燃着火的四周,而是直盯着那个少女。

“小姐,我们这就进去!”

“巧云姐姐!”阮彤看向那个少女,轻声唤道。

被唤作巧云的少女微微一愣,没想到她此时竟还会与自己说话。她与巧月都是阮彤身边的丫鬟,只是这小丫头平日并不与自己多亲近,很少说话,

“巧云姐姐,娘亲留给我一张藏宝图,那里存着府里的大半财产,就在我房中床头的暗格里,你快些给我取来!”阮彤急中生智,利用巧云的贪婪编了这套谎话,说得两个少女均是一愣。

“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那些,快些进去再说!”巧月眉头微蹙,正想提步进院子,可衣襟被她扯得更紧。

巧云听闻藏宝图,眼底闪过一抹光亮,但很快就发觉有些不对劲,追问道,

“小姐为何让我去找?”按理说她与巧月亲近,这么重要的事如何也落不到自己头上,对方虽然只是个三岁小孩子,她却不能不仔细斟酌,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快去快去!我和巧月姐姐找到了逃出去的法子,就等着你取来藏宝图一起走!”阮彤紧紧地攥着巧月的胳膊,生怕她顺口将密道的事说出去,一连串将那个谎话编得更加圆满。

巧云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她们,整颗心几乎都被藏宝图占满,又听阮彤这么解释,便想着先把东西弄到手再说。于是问道,

“到处都是火,你们准备从哪儿逃走?”

“娘亲院子后面有条出去的小路,这院子没起火,暂时还没事,我们在后院等你一阵子,快去快回!”阮彤此时如同一个小大人,说起话来气势十足,一点也不像三岁的小孩子。可正因为此时情势危险,气氛紧张,而这两个丫鬟年纪也不太大,所以并未多想。

巧云看了她们一眼,随后点头向阮彤所在的院落跑去。

此时外院已然成了一片火海,内院火势却并不算太大,多数都是柴房等有易燃物品的地方。而那伙冲进来到处杀人放火的歹徒,将各个院子统统查了一遍就匆匆离去,似乎是时间紧迫,又像是害怕留下什么线索,因而即便整个府邸前院被烧毁了七七八八,这内院多数院落还算完好。

阮彤看着巧云匆匆离去的背影,眸子深处漾起一丝恨意,先前便是被这个少女害了,没想到从小被阮府养大的人竟然是一只白眼狼。时间紧迫,她没时间再去细想,回眸又吩咐巧月道,

“巧月姐,快进屋子!”

“小姐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