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侠骨医心》侠骨之心 㚻 侠骨医心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19-11-27 04:08:50

《侠骨医心》侠骨之心 㚻 侠骨医心立场倒换 连载中

《侠骨医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周原 分类:武侠 主角:罗门,桓山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周原原创的武侠小说《侠骨医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罗门,桓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醉月阁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被罗家门生围的水泄不通 加之这里武林各路的闲散人物聚居。 此刻更是混杂不堪。 住在偏僻处的白衣男子也被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醉月阁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被罗家门生围的水泄不通.

加之这里武林各路的闲散人物聚居。

此刻更是混杂不堪。

住在偏僻处的白衣男子也被这吵杂声吸引,他暖暖放下手中的茶杯。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的靠近。

房间门瞬间就被踹开,一下子拥进来十多人。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大概明白了意思。

这时后面又陆陆续续上来多名罗门中人。

一人向前走几步厉声道:“可是你杀了我兄弟。”

白衣男子并不理会,只是慢慢的品着手里的一杯茶。

“不说话你就能逃的掉吗?···哼···今天恐怕是你最后一次有机会喝茶了···走吧。”

白衣男子依旧坐着没有没有起身,这人怒气上冲怒骂道:“该死的东西,让你尝尝我手里长刀的滋味。”

说罢拔出手中长刀。

身后罗门众人也都是跟着拔出手里武器准备动手。

忽听窗外一声大笑。

“哈哈哈···你们罗家?在我看来是哪黄河边的猫、绿林中的蛇,出了徐州就见不得威风了。”

房间里罗门众位门生见有人辱没罗家的名声,就奔到窗前推开窗户大叫道:“何人在此放肆···活得多了吗?”

“哈哈哈···是我···”

罗家门人闻声望去,対首屋顶一人四十多岁的模样穿一件粗布烂衣,腰间挂一酒壶。

“你这厮何人怎敢在这里撒野···快快下来受死”

“哈哈哈···可笑之极端的你们罗家本家子不行吗?上不来这屋顶。”

“莽汉受死···”

那中年男子话音刚落,这罗家一门人大喊一声,便一跃飞至对面屋顶。

白衣男子依然不闻不问的背身窗户而坐。

屋里的罗家门人此时也都把精力放在了窗外的人身上,全都站在窗户跟前叫骂着。

中年汉子看到一人上的屋顶来,卸下酒葫芦满饮一口酒,笑道:“看来罗门中人也还凑合着,没那么废。”

“哼···今天定要把你剁成肉泥···”

这人说话间就使出一招来。

看他右手执刀直冲对手到得身前却是右手离刀随即手掌翻转,那柄长刀竟不落地跟着这人手掌旋转速度加快,这人顺势右手向前一推。

“中”。

这柄长刀向着对面的中年男子心窝里捅去。

正是那罗家的罗门二十四式中的‘薪火燎原’。

此招直取要害。

但这中年男子临危也不见有分毫惧怕,他伸出右手只是一掌力便将这来势迅猛的长刀震得粉碎。

众人看罢都不尽失色。

“啊···什么···这···”

“哈哈哈···就你这毛贼还想伤的了我,找死···”

右手向后回撤,对面之人也跟着被一股力量拽向前面。

不一会只见这人身体与中年男子手掌接触的地方瞬间就枯干下去,接着全身也一样变得枯瘦如柴。

中年男子拿开手掌后这罗家门人就到地不起没有一丝的喘息一命呜呼了。

留下的罗家门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

这中年男子也不追,而是纵身一跃跳到房间。

白衣男子还是自顾自的喝茶见这人进来也不相迎。

这人到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对面,拿起茶壶直接喝了起来。

“哈哈哈···小兄弟这般神态自若,少见啊少见。”

白衣男子看都不看一眼这人只是漠声道:“我···我只是喝茶而已··”

中年男子看这人这般无礼也不生气。

“好一个‘喝茶而已’我如此被人漠视,小兄弟恐怕你是第一人了。”

“漠视?···你多心了,我自始至终都没看过你一眼,何来的漠视之说。”

中年男子猛地里转身看着白衣男子眼神闪过一丝怒意。

再看这青年脸上似有几分羞涩之气,随即又转身道:“什么···哈哈真有种啊!我易行天今日高兴不杀人了。

只是小兄弟你今日在那街市之上瞬间杀死罗家五名门人的功夫,我易行天佩服的厉害,只是我姓易的寡闻,却不知这是那家子的功夫。”

“专杀畜生的功夫,你···你想死吗?”

“骂我是畜生的···这江湖中多的是,不少你一人,只是你得罪了徐州罗家的人,这徐州城里怕你是待不下去了”

“噢···是吗?这徐州城是他罗家的不然···我在这里待得舒服,还想着要在这里住个十年八年的。”

易行天卸下酒葫芦喝一口,仔细的看了一眼这白衣公子。

“你不是五岳剑派的任何一派,也不似武当、青城、崆峒这些门下弟子,你到底是何家何派。”

白衣男子没有回答低声道:“你不走吗?···”

“走···当然要走,小兄弟你武功虽高,但一看就知道初涉江湖,日后可要吃大亏的。

我刚杀死那罗家门人,我一走这可就嫁祸到你头上了,那罗家的门主罗万里和他兄弟罗桓山的罗门二十四式可不是刚才那般无用···你别一会见了那两个老头没了这般的坦然了···哈哈哈···”

白衣男子见不得这人啰嗦,举到嘴边的茶杯顺势向易行天掷了过去。

易行天早有准备不待茶杯近身就夺窗而出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见那杯子不见破碎又折返而回到白衣男子的手中。

杯中茶水竟没有一丝的波动。

白衣男子一饮而尽起身看那窗外已经是夕阳垂落···

且说这逃的性命的罗家门人,不敢停歇一步并做两步的回了罗府。

此时这罗府门口站着多人都是些门人子弟只有五六个穿白色衣服的青年被围在中间。

不一会黑漆大门里走出来五人,一人是罗桓山,他旁边的就是那名动江湖的罗万里了。

身后站着罗家三位公子看模样都是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样子个个英气逼人。

罗万里走到那五人跟前抓起一人手腕一试,并没有什么本家子,再看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

他转身看着一帮弟子怒道:“一群废物···这些人连鸡都杀不死,怎么能是眨眼间杀死我罗家五名弟子的凶手···”

“门主···副门主···三位公子这···这些人都不是···那人···那人在客栈了”

罗万里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弟子很是恼怒。

“找到了···”

“是门主···在···在醉月阁只是这人还有帮手,刚刚···刚刚陈二哥被另一人又给杀了。”

“什么···废物···让这畜生欺负到家了。”

罗桓山听罢也走到跟前问道:“两个人?现在还在那客栈吗?”

“···在,我们回来的时候都在···”

“那杀陈二的又是何人···”

这几个门人把事情说了一遍,罗万里和罗桓山都是疑惑的看看对方。

罗家大公子罗成皇听到这下人说的武功如此出奇竟然将陈二吸的骨瘦如柴便走到罗门主跟前,道:“爹···这端的是什么功夫,我在江湖上行走数年没听说过有这门武功。”

“哼···你没见过的多着了,现下我和你叔叔也只是怀疑,只有看到了陈二的尸首才能查个清楚。”

罗成龙走上前道:“伯父那就让我和大哥三弟去把那厮抓回来,一问便知了。”

“休得逞能···还不知道对方底细,这般去就是送死。”

罗桓山见儿子这般无知训斥道。

“好了···桓山还是亲自带他们三个去吧!想两个厮肯定走远了,先把陈二尸首抬回来再作打算。”

“是···大哥···跟我走···”。

在罗桓山的带领下一行十五人来到跃醉月阁。

两人上屋顶放下陈二的尸体。

罗桓山看了看门人指给自己的房间,里面已然熄灯,敌情不定他也不敢贸然进去,便和弟子们都折返回了罗府。

这罗府上下到了午夜还依然灯火通明,罗万里端坐在大厅之上的太师椅上,有所思的看着门外,心里不断的揣测着。

‘我罗门一家立予徐州几十年,还不曾这般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今日真是见鬼了。当我罗家的本家子是耍花活的吗?···”

正在思量着罗桓山就与三位公子进来大厅,身后是抬着的陈二的尸体被放在大厅之上。

灯火下大厅之上的人看到陈二的尸体都不禁打个寒颤,这地上之人面容塌陷、四肢缩短几乎被衣服给包裹住。

这陈二虽不是肥胖之人但也健硕的很,现在这副模样,怎么得会是他了。

大厅上的众人都是一样的想法。

罗万里走下太师椅仔细的看了看尸体然后抬头挥挥手“好了···其他人下去吧!此事不可张扬。”

众弟子也都不想再待下去,听到门主的命令都甚是高兴。

“是···门主···”

罗成虎走上关了大厅的门,转身问道:“爹···这···”

“吸星大法···桓山你怎么看···”

“除了吸星大法似乎这江湖中再无如此歹毒的功夫了,‘吸人内力,致敌身残’这错不了。”

罗成龙更是不解上前问道:“有这等武功,可这陈二哪有什么内力了。

我刚听门下弟子说,陈二向这人使一招‘薪火燎原’却被他硬生生的给一掌把刀击的粉碎,这功力···还用的着吸这个陈二吗?”

罗万里干涩的笑道:“呵呵···这就是为什么陈二成了现在的一副模样了,如果他内力深厚些,却也能保个全尸了···二弟莫不是魔教的光明右使‘人鬼客’莫离深。”

罗桓山惊道:“他?···”

听到这名字罗桓山也脸色疑虑。

罗成虎上前疑虑道:“二叔···这什么鬼的莫离深是何人了,光明右使?又是什么。”

罗桓山对着几个罗家后辈道:“成虎你们兄弟三人行走江湖才寥寥几年当然不知道这些个名称。

二十年前那时江湖上有个明教,他们出自波斯百年前传到中原,当今我朝便是出自这个明教。

明教发展到元末在张无忌的带领下逐渐强大并与武林各派同心协力抗击蒙古人。

据说这明教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