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巅峰》巅峰赛输了掉荣耀战力吗 BL 巅峰妖孽受

更新时间:2019-11-15 04:02:38

《巅峰》巅峰赛输了掉荣耀战力吗 BL 巅峰妖孽受 已完结

《巅峰》

来源: 作者:春歌 分类:玄幻 主角:柳守平,柳飞

《巅峰》作者:春歌,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柳守平,柳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来到柳叶父亲所居住的阁楼,这里风景秀丽,一个鱼池,池子中小荷才露尖尖角,只有部分张开叶子,荷塘边上,一片青竹在微风中摇曳,泛出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柳叶父亲所居住的阁楼,这里风景秀丽,一个鱼池,池子中小荷才露尖尖角,只有部分张开叶子,荷塘边上,一片青竹在微风中摇曳,泛出点点微暗的绿色光点,寻常人不可见。

“果然是他!”

颜心中又是一震,这一种摇曳出淡淡绿光的青竹,天下独此一家,扎根在青冥湖畔。此前只是猜疑,现在被证实了,果然是当中名震南荒大域的三角之一,青玄!颜看着那个一身黑衣,面孔俊朗的家丁头目,眸子中闪现过一丝敬意。这个人,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便是当初的三角之一。三角曾经联手,横推同辈,难逢抗手,更是杀入号称血与乱的销烟之地,而后又活着回来了。

“父亲,我回来了。”

走进阁楼,看着坐在书桌前,看着自己的男子。柳叶从容不迫,很是自然的喊了出来。就连他自己也是心中一惊,莫非是这具身体的潜意识?亦或是,自己前世孤苦无依,真的想要一个父亲,去感受那种身为人子的欢乐?

这是一个年约三十上下的男子,他虽然独坐书桌前,但依旧能看出修长的身材,浓眉星目,面庞与柳叶一般,刚毅,他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属于父亲的威严,细看的话,他的眸子中蕴含了太多的情绪。

那是亏欠!

“恩,回来就好,听你堂兄柳飞说,你葬身异兽之手,时吗?”

看着身前那张微微有些稚嫩的脸,柳守平心中真的觉得亏欠了他太多。这个孩子原本起点很高,天赋比起自己幼年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奈何,是自己无能,才会让他十几年来苦苦煎熬,苦苦奢望。他又怎会不知道,这个孩子从小懂事,知道身体不行,伪装自己,混吃等死的同时也在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每一次,看到这个孩子偷偷观看操练场中同龄人展示修为的时候,便是柳守平最心疼的时候。

那是怎样渴望的一种延伸,那是怎样挫败的一种延伸,那又是怎样一种,倔强的眼神!

那种眼神,震动了他。这十几年来,他与青玄两人无数次冒险,进入远古森林深处,好几次险些丧命,只是为了收集大量的奇珍异物,他不甘心,自己废了也就算了,至少一身修为,停留在了当初的阶段。但是这个孩子,他曾经最大的梦想,只是想要成为修者,如此简单而已!

终于,经过好多年的收集,柳守平与青玄依靠大量的珍贵灵药等,硬生生将先天不足的柳叶推上了修者的层次。柳守平至今还记得,那时候几岁大的孩子,躲在自己阁楼的角落中呜咽哭泣,那种心酸,让他都险些苍然泪下。

“恩,当时我们突然遭异兽袭击,我不幸被一掌拍得吐血倒地,随后便昏死过去,堂兄可能是以为我死了才逃回来的。否则,他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后来,是颜救了我。”

此言一出,颜的眸子中惊讶之色一闪而逝。

“这个公道,我需要自己来讨回,否则,又怎么对得起那个已经死去,一心想要屹立巅峰的少年。”柳叶心中暗道,他不傻,曾经有过只言片语的传说,父亲是垂柳镇漫长岁月以来唯一一个走出去过的人,而且又活着回来了。这样的人有岂是简单的人物,而且,垂柳镇中,各大家族自古以来族长之位只传给长子,但是到了父亲这一代,柳家老爷子却是拟定了两个家族候选人,大伯柳守安和父亲柳守平。这说明了什么?

若是注意的话,柳守平和青玄亦是猛然看向柳叶,两人的眸子中闪耀出惊喜,随后便是狂喜。他们又怎会看不出来,柳叶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通灵境二品,而且,身体中灵力充沛,已经几乎达到了通灵境二品的饱和!

两天而已,这种转变简直如天方夜谭般,令人不敢相信。

“恩,你下去吧,好好养伤。”柳守平看似一脸平淡,心中却如明镜般。他对颜表示了谢意,看着柳叶带着颜往自己的住处走去,转头道:“青玄,我没记错的话,垂柳镇外的那个村落,是那个组织的据点。但是据我所知,就算是那个组织中的高层人物,也没有把握疏通柳叶体内的部分经脉和血管吧?”

柳守平有些疑惑,想要打穿人体的经脉和血管,谁敢假借他人之手?谁又有把握将自身力量进入别的身体而不伤害到此人的内脏,人体中的经脉和血管四通八达,一旦被外力摧毁或者破坏,那么此人才是真的废了,无缘修炼不说,还会落下一身的病根。况且以柳叶的修为,别说高境界之人了,就算是一个通灵境五品的修者力量进入他体内,都能让他生不如死。

“额,大哥,那天,我已经准备出手,可是那小姑娘在附近击杀了一头异兽,惨叫声惊走了你们家族的小白眼狼,随后那小姑娘就出现了。你也知道,那个组织有多恐怖,我也不可能跟进那个村落,否则很可能会被发现,甚至遭到围攻。”青玄此刻一脸的玩世不恭,他拉过一把椅子,大摇大摆的往上面一坐,一边说一边为自己切了杯茶。

若是柳家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会惊掉下巴。这家伙现在像个大爷般坐着,翘着二郎腿,哪里有一点家丁的样子,而且他说话的语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这个小姑娘倒是看不出来有何恶意,先观察一阵子吧。”柳守平说完,眸子中杀意隐现,道:“老大那一脉还是不甘心啊,当初我虽然得到了家族传承,可惜已经化为乌有。就算没有,那种传承他们也承受不起。”

这柳家的一举一动,又如何瞒得过柳守平的眼睛。只是,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默默无闻,别人以为他真的废了,忍不住要动手了!

————

偌大的柳家,另一边。

柳守安的阁楼处。

“飞儿,那小子回来了。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一个中年男子,眉宇间与柳叶的父亲有些相像,只是眸子中不时的闪现过一丝狠厉。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手中捧着一杯茶,语气虽然是在责备柳飞,但却没有一丝严厉。他的两个孩子中,柳子尘乃是明面上的柳家小辈第一人,已经通灵境八品,就算是在垂柳镇中,那也是修为数一数二的翘楚。最让他满意的,便是第二个孩子,天赋才情比起他的大哥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此子极其懂得隐藏自己。

他手握茶杯的手指越来越紧,隐隐能够看见指头都有些发白。同样是老爷子的儿子,柳守平却是得到了柳族的传承,虽然说得到传承与天赋有关,但他认为是老爷子偏爱柳守平。这种落差和待遇,他又岂能忍让。当初柳守平天子无双,他无力反抗,但是现在,据说他废了,那么传承必定给了他的孩子。只要得到传承,自己这一脉便能将柳家发扬光大,重新走出远古森林!

在他身前,一个少年站立,他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风度翩翩。若是垂柳镇其他人看到这幅潇洒翩翩的少年,一定会疑惑不解,这还是那个以往垂柳镇中胆小怕事,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吗?

他一举一动,从容不迫,风度翩翩,听出父亲言语中略显责备之意,笑道:“父亲何须担心,虽说柳叶这些年来与孩儿一般无二,都在蛰伏,但他不如我。因为,他输给了身体,败给了他自己。这样的人就算侥幸活了下来,我们也还有更多的机会。”

他一脸的尽在掌握,接着道:“只要柳叶一死,二伯那一脉便断后了,那么他的传承,最终会落在我们这一脉。呵呵,到时候,父亲便能进军更高境界,带领柳家走出远古森林。”

“恩,你找个机会去探探他的口风,这小子没有将事情说出来,要么就是在向你示弱,要么就是想依靠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如果是前者,那不足为虑。若是后者,那便说明这小子必定还有后手。”柳守安赞赏的看着这第二个孩子,越看越是满意。此子在不久的将来,必定是柳家的领军人物,这样的人,必然要走出远古森林。否则,就太可惜了。

也确实如此,柳飞心机深沉,不骄不躁,为人更是低调,比较擅长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人,偏偏还有傲人的天资,其修为在小辈中算得上是深不可测。还有,他会蛰伏,会藏拙,这才是柳守安最满意的地方。

明面上的敌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乃是暗中的,未知的敌人,这种人总是潜伏,伺机出手便是一击致命!

“父亲放心,我这就去看望一下我那位很会藏拙的堂弟。我也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人,哪怕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柳飞说玩,从容的告别了父亲,朝柳叶居住的地方走去。

柳叶住处,柳飞来了。

柳叶得到消息,眸子一眯,便走出自己的阁楼。颜也是跟在他身后,她想看看,柳叶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柳叶,你没事吧,这两天真的把我急死了,我以为你已经死在外面了。”柳飞此时,在柳叶面前站定,一脸的担惊受怕,他仿佛心有余悸般拍了拍胸膛。

柳叶也是心照不宣,一声叹息,苦笑道:“多谢堂兄挂念,幸好我福大命大,活着回来了。否则,堂兄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对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真的是两个难兄难弟劫后余生重逢呢,那表情,那神态,怎一个悲喜了得?

随即,稍稍往前前进的半步,接近了柳飞,柳叶一边笑,低声道:“这样有意思吗,我还是喜欢真实的你,至少,那样的你能给我危险的感觉。”

“哦,是吗?”柳飞一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