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得与君见白头》 鬼畜 不得与君见白头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19-09-20 04:09:39

《不得与君见白头》  鬼畜 不得与君见白头章节列表 连载中

《不得与君见白头》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烟尘书 分类:婚恋 主角:淞宸,陆明阳

《不得与君见白头》作者:烟尘书,婚恋类型小说,主角:淞宸,陆明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飞霞阁附近,看见飞霞阁在眼前,心里也是一阵害怕。飞霞阁前堂有烧纸的烟味飘出,几个带着孝的小奴婢正在小声抽泣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飞霞阁附近,看见飞霞阁在眼前,心里也是一阵害怕。飞霞阁前堂有烧纸的烟味飘出,几个带着孝的小奴婢正在小声抽泣哭声中带着倦意。

淞宸刚要转身走,却想到刚才往里看为何不见两位娘娘的遗体,就悄悄的往飞霞阁的后面走去,想偷偷往里探头看。

却见一个婆子在往两位娘娘身上涂什么东西,看两人裸露在外的脚踝一道道的瘀青。那一条条的样子应该是水草勒出的淤痕,不过那痕迹又好似。。。好似。。。

淞宸正百思不得其解。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了嘴,便往树丛里拖,淞宸一阵慌乱的挣扎,却听见一声嘘。只见阁后闪出一队侍卫在左右巡视。原来这人是救自己。

等侍卫走远了。那人才松开手低声致歉。

请小姐恕在下冒犯之罪。这些侍卫是皇后新派巡视飞霞阁的。若是被发现了,怕是解释不清的。淞宸听着声音熟悉,定睛一看正是陆明阳,便放心了下来,小声致谢。

奴婢多谢先生搭救。这时两人才察觉陆明阳紧紧的搂着淞宸的身子。陆明阳忙把手松开,淞宸也是红了脸。半晌两人都没敢先说话。后来陆明阳低声说道。

小姐随我来。说罢小心的将淞宸护在身侧,带着淞宸去往一处小偏殿,看见殿里毫无生气,并无陈设,看来是许久没有人居住了。进了殿中,淞宸好奇问道,这里是?陆明阳在殿周看了看道。

这里是飞绮殿的偏殿,飞绮殿空置许久,听说总有什么怪事发生所以就没有人住了。连累的飞霞阁也变成了奉遗体之所。在下奉命重新绘制宫中全貌才知道这里的。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小姐请放心。

淞宸点点头,那公子为何深夜至此。

陆明阳笑道。那小姐又是为何到此啊?如此互问倒是引得两人相视一笑。淞宸也就不妨直言。

今日之事先生想必已经听闻,前因后果不免太过诡异。我方才看到丽贤二妃。未等淞宸说完,陆明阳接下话来。

你看到丽贤两位娘娘脚踝之处淤血之处有什么不对是么?说到此处,陆明阳朝飞霞阁一拜,两位娘娘有知,小臣无意冒犯。

淞宸看陆明阳举动看来他之前也看过了。看他施礼正色之状,心中感佩不已。

待礼罢。陆明阳又道。

皇后娘娘行事隐秘。我设法想探听一二,可是口风严的很。我就知绝非一般。直到前几日偶然在陈妃娘娘宫中听到御水湖什么的。我以为还是要对你或者是其他娘娘下手。所以初八那日也去了御水湖。才知道这对象是丽贤两位娘娘,白日我看你面有疑色,晚上定会来一探究竟,即便你不来我这心下也是有个疑问的。所以就替了画师苑的当值。漏夜前来,在此处碰到了小姐。

淞宸知道陆明阳对自己如此爱护,心中感动不已。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接下问道,那先生有什么头绪了么?

方才我看两位娘娘脚踝处瘀痕纹理乃螺纹状,这不是水草所致的痕迹,两侧脚踝至于一处可见淤痕方向都是吻合,水草的话怎么会如此规律的缠住脚踝。而且我见两位娘娘指端口唇也是颜色有异,恐怕无力挣扎是因为毒物所致。这样一来跌进湖里,然后被人用绳索套住脚踝往下拉住,药效一起肌肉松软无力,挣扎不得,必死无疑。

听到此处,淞宸脚步都有些站不稳了。幸好陆明阳扶的及时。淞宸痛心道。

我知宫中诡诈,不想狠绝至此。想来让人心寒,不过是地位荣宠罢了,因何要如此恶毒。

陆明阳柔声的安慰道,小姐,只要记住事不关己,莫要多管,保重自身啊。

淞宸点点头,谢先生良言,奴婢知道了。陆明阳环顾一圈道。

更深露重,我送小姐回蓬莱殿,以免再碰到人。陆明阳小心的护送淞宸回去,临别之时,淞宸轻声唤住,陆明阳以为还有什么事情,回身探问。

只见淞宸深施一礼,谢先生多番搭救。

陆明阳浅浅地笑了,拱拱手便回到画师苑中。

淞宸回到自己屋里,仍是惊魂未定,自己在这宫中要想有朝一日与相公团聚,必定要保全自己,也要能保纾儿周全。定要有些方法了。

翌日,自己得闲就来到惠端公主的殿中。惠端看到淞宸自然是亲近,说了几句话之后,淞宸便开口道。

今日前来主要就是想向公主求一个人。

哦,什么人?

就是公主殿中的司文,那奴婢原本是我的贴身丫头,也是那年同我一起进的宫,被指派到了公主这里。如今我想同公主要回司文在身边,也好有个依傍。

这事简单。惠端公主便吩咐身旁的奴婢将司文带来。司文进了房间,看见淞宸眼眶就开始发酸,惠端道。司文从今日起你就到蓬莱殿伺候吧。

奴婢知道了。淞宸扶起司文准备要告辞。这时惠端说道。

姐姐不用着急。我既然把这奴婢给了你,你是不是也告诉我为何如此啊?你不是骄矜的人,蓬莱殿也不缺奴婢,若是想要一早就来言语了。为何今日突然相问。

惠端见淞宸欲言又止的样子,便明白了屏退了左右,只留下司文。

这样你放心说罢。淞宸便将自己昨天所见所想的担忧和计划都告诉了惠端,只是只字未提陆明阳。

惠端听后再三思量,姐姐这计划不错,那倒不如把司文就放在我这里,等到为你联络传信的时候也方便。你所在的蓬莱殿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我这里行动也方便。即便是有什么意外,还有我护着。淞宸自己倒不是没这么想过,只是不愿有事牵累惠端公主,既然公主主动说便道。

这样再好不过了,说罢起身行礼。多谢公主费心。惠端扶起淞宸,

你同我客气什么?我母妃在寺庙修行,后宫中就我一人,自是孤苦。好在你和白婕妤入宫之后我就好多了,你我有亲缘,白婕妤和我同是爱画之人且你二人都是极好相处的性子,这事对你们有裨益,我自然是要帮忙了。转身对司文道。

司文,你也听到了原委,以后你在我宫里有什么事情就及时和我说就是了。剩下姐姐交代你事你就安心办好。

司文忙答道,奴婢遵命。

你两人就在我宫里说话吧,我去白婕妤那里坐坐,也不必急,我宫里这些人都是没有二心的,你们放心。说罢惠端就起身去了紫宸殿。

屋中只剩下两人,这司文是从小便跟着的奴婢,虽说是奴婢,但是情分更似姐妹多些。两人见面不多有时候甚至连话都说不上,如今相见自然是泪水涟涟。两人叙旧过后,淞宸道。

除了我知道的三两个,你知道的有家中旧人都在那里?

司文想了想,这个我倒是有留意,许美人宫里的玉儿,长孙婕妤宫里的的采儿。清宁宫的星儿。徐婕妤宫中的。。。没等司文说完淞宸忙打断道。

你说清宁宫的星儿,

司文回想一下,对。是清宁宫的星儿。

你和她可有联络?

刚开始,我们因为是罪仆所以都在掖庭局一起干粗活,我和星儿采儿关系不错。后来传来恩旨,说分配到各宫中去,联络就少了。之后也见过几次,不过清宁宫规矩甚严,所以也不敢多说什么。

淞宸想了想道,你设法与星儿多见几面。保持联系,先不必说这些事情,我怕会适得其反,我看准时机会亲自找她。

至于其他人你也联络好,多多照应,让她们有什么消息动向及时告诉你,个中分寸你自己把握,你办事稳妥我放心。晚些时候我会送些银钱衣服,你给大家分一下。

小姐你放心,这些姐妹都是家中的旧仆,都是受过家中恩惠的。没人不感恩的。这事容易办。

淞宸又是叮嘱一番。回到了蓬莱殿,思量许久并没有把这事告诉林妃和白婕妤。想着这事自己布置好,放心了再告知她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