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中华女子银行》中华女子银行小说 kuso 中华女子银行天然受

更新时间:2019-09-17 14:16:58

《中华女子银行》中华女子银行小说 kuso 中华女子银行天然受 已完结

《中华女子银行》

来源: 作者:不画 分类:职场 主角:宋玉芳,宋子铭

不画新书《中华女子银行》由不画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宋玉芳,宋子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顾太太果然没忍住,捂着肚子笑了一阵。这才伸长了脖子,警惕地向着门口望了望,小声提醒道:“悠着点儿吧,仔细外头有人听见。” “你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太太果然没忍住,捂着肚子笑了一阵。这才伸长了脖子,警惕地向着门口望了望,小声提醒道:“悠着点儿吧,仔细外头有人听见。”

“你以为会馆里的人都很瞧得起他?”顾华冷嗤一声,靠着墙,只管摇头。

“别人怎样我不管,咱们还是别得罪他。他口里的那些事儿,哪怕有一件是真的,得罪了他,咱们以后还在不在北京待了?”顾太太说着话,便把灶上的菜盛了,推着顾华道,“好啦,你去胡同口上瞧瞧,大毛二毛那俩野孩子又跑哪儿撒欢去了。我把碗筷摆了,就可以开饭了。”

顾华心里有一阵小小的怅然,他是当教员的,平时在学校是说惯了话的,回到家自然也是话多。就可惜他说的那些,自己的小脚太太一句都不爱听。

###

且说忙着准备去银行报道的宋玉芳,出了门一刻不耽搁,照完了相就去寄了本埠信。她简直高兴得不知所以,压根儿也没留心在旁的事情上,直到回了家,听见屋子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这才醒转过来。

事情并不可能一帆风顺的,要想去银行上班,首先得过宋子铭这一关。

“爸,您回来了。”

宋子铭闻声抬头,一眼望见宋玉芳斜躲在门框外边,一张脸被日光照的粉扑扑的,鼻头上还挂着几颗汗珠子。他心里有些不高兴,认为这么大的丫头还跟孩子似地玩得发汗未免不像话,便没好气地问道:“一大早上哪儿去了?”

宋玉芳不敢说得太明白,讷讷然应了一句:“我……我寄信去了。”

“给谁?”

宋子铭的不依不饶让宋玉芳警惕了起来。会不会是因为知道了录取书的事,所以在防着她?幸好她迫不及待地一早就去办事了,只要熬过这半天不穿帮,信一寄到,录取程序就算是完成了,到了时候去报道即可。

这时,宋太太从里屋捧了新做的单衣出来给宋子铭试穿。她在里边拿衣服时,稍听见了几句话,便就意味深长地向着女儿一望,并不说破寄信的事。

宋子铭觉得有些古怪,再一次追问:“怎么一个个都不说话了?”

宋太太一面看尺寸合不合,一面冷笑起来:“不是在等你说话嘛,你不开腔,我们敢说什么呀。”

宋子铭闷闷吐了一口浊气,这才瞥着宋玉芳问道:“听说中行的结果出来了,考上没有?”

仔细看他问话时的眼神并不笃定的,看来他这话是真问,而不是故意为之的。

宋玉芳稍缓了一口气,默然地点了点头。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偏偏包氏在里头插了一杠子,喜事却有着说不出口的难处。弄得她自己也困惑了,这究竟算怎么个说法呢?

宋太太打着岔,说有两个线头露在外头了,让宋子铭赶紧把单衣脱了。

宋子铭却是存着认真的意思,看定了宋玉芳,必要问出个结果来:“那你打算去吗?”

宋玉芳眼皮子一跳,支吾了半天也没答上一个字来。心里只管去想,刚才的信没写错吧?可别出了纰漏让邮局给退回来了,那可遭殃了。

只听宋太太在一旁斩钉截铁地接言:“当然要去啦。”

“那大学呢?”宋子铭冷下脸来,一只手抬着,到底也没往桌上拍下去。

宋太太撇着嘴道:“读不起硬要读,有什么意思?”

“你自己什么意思?”宋子铭不想接宋太太的话茬,以免又是一顿大吵,只好扭头去问女儿。

宋玉芳已经察觉到了父亲又开始犯倔毛病了,料着一顿吵是省不了的,还没怎样拌嘴,先就委屈上了。因为她实在觉得,包氏不过是一句不由心的客套话,他们一家人却正正经经地各站一边大吵起来,完全地不值当。

宋子铭果然开始想尽办法地借题发挥起来:“挺大个人了,说话也不利索,一味地躲在门外就没事儿了?人家银行是没瞧见你什么样儿,真要见了你,兴许也不爱收你。”

宋玉芳低头咬着唇,努力忍着泪,使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地想辙应对。她先迈进了屋,然后才颤着声音低低答道:“顾老师也说了,银行是很重视员工素养的,只要我做事本分认真,或许将来能送我去大学,甚至是去国外那些以经济见长的大学进修也未可知。”

明眼人所见的症结,全在包氏不会履行诺言。可宋子铭显然是忽略了此事,只管去想大学的文凭。因此宋玉芳也只好试着,把将来再深造的可能性摆出来。

宋子铭果然顿了顿才道:“依我说……”

这时,宋太太赶紧也添了一把火,手拍在桌上一摊:“别尽拿一张嘴说事儿,话再好听也没用,先拿钱来!老太太不是主张她上大学,好给她定一门亲事嘛。行,你现在就去那边说,四年学费先给了,说亲的那一家也先见上一面。事情能作准,小玉就不去银行了。”

“你……”宋子铭气呼呼地一抬手,却不敢接这一招激将法。

“我也是这个意思。”宋玉芳瞅准机会,也向他发难。在心里把话一转,脸又红了起来。刚才说得太急,似乎有把两件事一起答应的意味。便赶紧改口道,“哦不,只要四年的学费能有个准数儿就成,旁的事儿我不答应。上的是文明学堂,却叫长辈包办,传出去多让人笑话。再说了,老太太凡事都讲规矩,怎么忽然就糊涂了,连长幼都不会分了。我上头还有哥哥姐姐呢,怎样就要先坐定我的事儿了?”

宋太太架起的右脚当空一踢,拍了一下掌,抬高了嗓门道:“嘿,你不说我倒忘了这茬了。”又瞪起眼珠子,咄咄地望向宋子铭,“人品真要那么没得挑,能轮得上咱们?她的宝贝疙瘩怎么不去配那留洋少爷呀?”

见情势好转,宋玉芳一个小辈就不便趁胜追击,找了借口赶紧躲开:“妈,我回屋了。我们学校的剧团有毕业表演,我还得替他们去抄剧本呢。”

关上房门的时候,还能听见宋太太嘟囔着:“一把年纪了,真不知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连小玉都看出来事情有诈,你却一昧地偏信!这可是关系终生的大事儿,上了当没有后悔药的。”

###

转眼到了月底,新一届的中行练习生就该去报道了。

这些人走上工作岗位之前,首先要进封闭的训练班培训三个月,通过了最后的考核才能正式地与中行签订用工合同。

是日,何舜清有要事,下楼来找金库主任商量。当他看见柜台里边的佟寅生仍端着茶杯说说笑笑时,脸上立刻就起了阴云。

上回考试通知出错的问题,为着银行刚刚熬过一场血雨腥风,正是需要鼓舞士气的时候,所以就没有追究。可今天,本该负责这一期新进练习生培训事宜的佟寅生,却再一次渎职了。

不等何舜清走过来发难,佟寅生先一步站起来,满脸堆笑地伸出一只手来,不无夸张地恭维道:“呦,何大秘书这一来,咱们大厅可真是蓬荜生辉了呀。”

“佟主任客气了。只是不知道,我们银行考试地点会临时改,训练班负责人也会临时改吗?”何舜清脸上现出笑意来,手却较劲一般地用力摇撼着。

“总处又要突击检查了吗?其实,怎样用得着劳动尊驾呢,一个电话下来,直说又是谁惹您生气了,我保管立刻就撵那人走。否则,孙老怪罪下来,咱们也不好交代。”佟寅生说罢,讥诮地一笑,收回了手。又觉得手臂摇得都有些酸了,藏到身后去悄悄扭动了几下。

何舜清是秉公的态度,提醒他不要耽误正事。今天第一天,负责人就给新人留下不守时的印象,将来他们就有可能视制度为空气。但没想到他不单不知错,还当着柜台里头许多的员工,暗讽何舜清是仗着有后台,故意来挑理的。何舜清冷笑了一笑,没有发急,而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就多谢佟主任了。前次去天津分行处理业务,才听说那边的经理是佟主任的叔父。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原来这佟寅生一味嫉妒何舜清在顶楼工作,却对自己当初靠着家庭关系,得以免试一事,认为平常。

这一揭破,倒显得他从前的那些微词,很站不住脚了。

佟寅生尴尬地甚至不敢抬头,拱了拱手赶紧告辞而去:“那边的新生该开课了,先失陪了。”

###

而准时到达训练班报道的新人们,因为通知书上明确写着,无论家住何处,三个月的训练期,只有礼拜六礼拜天才准许自由活动,所以正忙着往宿舍里搬行李。

这一期的女练习生只有四人,宋玉芳和傅咏兮便又顺理成章地做了室友。

宋玉芳的行李简单极了,但傅咏兮就挑剔多了,即便是知道会提供铺盖,她还是把家里睡惯了的被褥带过来换上了。

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宋玉芳就帮着傅咏兮把她那些花花绿绿的衣裳都挂起来。

就在她两个聊天的工夫,虚掩的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